一個被我解僱的教師

做了三十一年小學校長,我只解僱過一個教師。這是我唯一解僱的教師,而且是即時解僱,今日通知,明天便要離職。原因和過程,是怎樣的呢?

那一年,一位原任教師,到海外進修,請了兩年停薪留職的學習假期。他學成,是會回來任教的,所以,只能聘用一個為期兩年的代課教師接替。這代課教師是他推薦的,剛從師範學院畢業,據云是學生會的工作人員。面試時,應對得當,答問如流,我便錄用了。

從九月開課,到聖誕假期,還不到四個月,她卻請了十八次每次都只一天的病假。每次請假,都是在開始上課前後不久,來電說:因為有病不舒服,要請假一天。

有兩三次,來電請了假,卻又在那天上課時間沒有超過一半便回校,說精神已稍好,這天不請假了。她大概知道,缺席沒有超過一半上課時間,只作遲到而不算請假的。雖然不算碩壯,但從外貌、行動、言談來看,她是健康的,絲毫沒有孱弱的病態。日久,我猜想她習慣了遲睡晏起,醒來過了上課的時間太久,便請病假,否則,請了病假又趕回來而算遲到。

她頻密的請假,不但影響學生,同事要常常為她代課而天怨人怒,我還收到家長的投訴。聖誕假期過後,我召她來校長室,說: 「你請假太多了!本來請病假一天,是不需醫生證明書的。但以後你請病假一天,也要交出醫生證明書。倘若不服,可向教育司署投訴。」她沒有爭辯,但不久又兩次請了一天的病假。交出的醫生證明書是影印副本,說正本用了去申請醫療保險醫藥費。我一看,發現破綻:一張日期次序的寫法,是年、月、日;另一張卻是日、月、年。字迹相同,習慣卻不同。

我致電簽寫證明書的醫生,查問某人某月某日是否來看過病?那時我已是立法局議員,有一定的知名度。醫生翻查了檔案,很客氣地回答:這人那兩天都沒有來看過病。

我再把這教師召來,告訴她查問的結果,說: 「你偽造文件,是刑事罪,我可以向警署告發。倘若罪名成立,連教師執照也吊銷。今天放學,收拾好你的東西帶走,明天不用再回校上課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