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獨立工會的道路和經驗【二之一】

教協會監事會主席

一九七一年,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,便組成籌備委員會,向職工會登記局,申請成立職工會。但因文憑教師薪酬事件,一直被拖延,直到一九七三年事件妥善解決後,八月才獲批准。批准後,籌委會還須招募會員,選舉會員代表,選舉理事。所以,要到一九七四年三月廿五日(星期六),才舉行第一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,宣布正式成立。那麼,為什麼今年是成立三十五周年紀念呢?

一九七三年四月十三日,剛好是星期五,兩個不祥的數字,碰在一起。這一天,官津補校教師,為文憑教師薪酬舉行了第二次罷課,稱為「黑色星期五」行動。這是這次工潮逆轉的關鍵,奠定了勝利的基礎。第一屆理事會產生後,我建議把這一天定為教協會的成立日期,獲得一致通過而接納。成立三十五周年紀念,是從這一天開始計算的。

香港獨立工會和工運的困難在香港組織獨立工會和發展獨立工運,有很多困難。

一、雖然有組織工會的自由,但只要有七個人或以上,便可以在同一行業或產業中,成立另一個工會。所以,同一行業或產業中的僱員,很容易被分化而不能團結。

二、雖然有禁止歧視工會的法例,但自有該法例以來的幾十年中,未執行過一次。僱主很容易利用種種藉口,去打擊工會和工會領袖,或進行拉攏收買。

三、法例沒有規定僱員必須參加工會,但卻又可同時參加多個工會,因而工會會員人數不多,力量分散,互相掣肘,缺乏資源,連生存也往往出現困難。

四、沒有集體談判權,僱主不承認工會,工會沒有法定的途徑,去與僱主談判會員的權益,發動工業行動並非輕易。

五、香港從有工運開始,大多數的工會都受到中共或國民黨的操控。這兩個政黨,有充足的資源和人力,去扶植受其操控的工會,獨立工會難與其競爭。

六、由於一直以來,大多數工會都受到政黨的操控,被利用來作為政治工具,工會又未能爭取和保障會員的權益,一般僱員都缺乏工會意識,參加工會的人數不多,工會只能收取很低的會費。

出現獨立工會和工運的契機中共在香港工運的根基很深厚。建黨的翌年(一九二二),即派要員鄧中夏來港,領導海員大罷工,建立地下黨組織。海員工會主席蘇兆徵,便是香港的第一個中共地下黨員,後來成為中央委員和派駐共產國際的代表。一九二五年的省港大罷工,工人糾察隊隊長鄧發,後來成為中共的特務頭子,在延安時期,曾擔任中央政治保衛局局長。

一九四九年建國後,有一個強大的政權作為後盾,親共工會發展得更迅速。一九九七年回歸後,香港可以說是在中共的間接統治下,親共工會得到更有力的扶植,發展更快。

香港的獨立工運,出現於上世紀的七十年代初。那歷史契機是:一、中國大陸爆發文化大革命,一片混亂,無暇顧及香港;所有親共工會,都參加了一九六七年的暴動,除了本身受到嚴重打擊,幹部離心外,也被廣大市民唾棄。二、國民黨台灣政府,被逐出聯合國,退守孤島,無心無力支持島外組織;民進黨上台執政後,這情况更為明顯。三、九七問題已經浮現,港人關心自己的前途,對香港的歸屬感加強了,本土意識加強了,開始醒覺要靠港人自己的力量,去爭取和維護權益。

於是,香港出現了,兩個政黨操控以外的獨立工會和獨立工運。

在抗爭的勝利的基礎上誕生一九七一年,港英政府計劃推行六年免費教育,但卻又不願意增加教育經費,於是決定削減文憑教師薪酬。經過兩年的談判,毫無進展。教協會雖未正式成立,但以籌委會名義,與其他團體聯合,組成十三教育團體聯合秘書處,領導了七三年四月四日(兒童節)的第一次罷課,四月十三日(黑色星期五)的第二次罷課。原訂於五月四日(五四運動紀念日)和五日的第三次兩天罷課,最後因政府讓步,雙方達成協議而沒有舉行。教協會,就是在這次抗爭的勝利的基礎上,成立和發展起來的。

會員八萬一千盈餘九百一十八萬經過三十五年的努力和奮鬥,教協會已成為本港強大的獨立工會和獨立工運的支柱。

本年度繳費的會員,達八萬一千多人。成立時,會員只有八千九百人,三十五年來逐年增長,幾乎增長了十倍。這會員人數,是按已繳交了該年度會費,才算數的。我們的會員,遍佈全港官、津、補、私的中小學,幼稚園、大專院校、教育行政部門。每單位,每十五個會員,便選出一個代表,負責聯繫會員並出席一年一度的會員代表大會。去年度的財政盈餘有九百一十八萬。

目前擁有港九兩地,各二萬多平方呎(共四萬多平方呎)的自置會所,都早已全部一次過付清樓價,地方寬敞,交通便利。僱用受薪全職職員一百七十多人。為會員提供的服務和福利有:超級市場,牙醫、西醫、中醫診所,物理治療中心、醫務化驗所、視光中心、書店等,此外還有保險、旅遊、電器代購、業餘進修、教育資料庫等服務。每月出版會刊《教協報》兩期,每期印行九萬份,寄發至各校和單位。據統計,平均每日到會人次,約三千人。

為會慶題辭的四句十六個字這次,三十五周年會慶的籌備小組,囑我題辭。我寫了: 「戒驕戒躁,發揚傳統,續創業績,更上層樓。」教協會已取得的成績,的確很大。但在這樣的情况下,仍要尋找不足缺失,加以改進克服,才能繼續前進;否則,很容易犯錯誤而倒退。所以,我提出「戒驕戒躁」。「驕」就是自滿,無視和不去發現仍然存在的不足缺失。「躁」不單是盲動,輕率散漫也是「躁」的一種表現,必須堅持嚴謹、勤奮、謙遜、節儉的工作作風。

「發揚傳統」,是一些什麼傳統呢?三十五年來,教協會積累了的豐富經驗,樹立了的優良傳統,這還須全部工作人員和會員,去全面深入作出總結,加以貫徹和發揚。

但在二十年前的一九八八年四月九日,我曾向新選出的第八屆理事會,作過會務簡介,總結了過去十五年的工作經驗,並對以後發展方向提出建議。這個簡介,當時印發了我親手刻寫的五頁油印紙,保存至今。現在,覆述其中的一些內容,作為總結其後的二十年經驗的參考,去發揚舊有的優良傳統, 以及樹立新的優良傳統。

(明天續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