翟老詩贈溫家寶

翟暖暉兄,年已八十三,仍關心港事國事;詩興猶濃,每有所感,即吟咏以抒懷。本欄曾刊出其五古長詩《嬴氏已姓共》,反應熱烈,共鳴甚大,讀者紛紛來函索閱未有見報的註解。遠在澳洲的陳耀南兄,更在其《信報》專欄,一連六日為文加以疏釋推介。日前,於七一大遊行前後,又有新作多首,序言尤其精彩。蒙見示並同意予以發表,茲分兩次,披露於本欄。

《贈溫侯》

溫家寶訪港,出席「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」(簡稱 CEPA )簽署儀式時,講話中引用清人黃遵憲七絕:「寸寸河山寸寸金,侉離分裂力誰任?杜鵑再拜憂天淚,精衛無窮填海心。」其後,又以「團結」等告誡港人。

予謂:民主才能團結,沒有民主就沒有團結;獨裁專制只會分裂,或最終導致分裂。觀諸中國歷史及現今世界各國,莫不皆然。

古語有云:「季布一諾千金,人重其信。」六十多年前,毛澤東曾對美國人說,中國就是缺乏像美國的民主;在其《新民主主義論》,亦曾多番道及民主。然而,時至今日,民主仍是中國人的奮鬥目標,則昔日毛之許諾者,純屬謊言,以騙人上當而已。

溫侯的諄諄告誡,恰如所引詩句「精衛無窮填海心」,徒勞無功。乃步黃句,贈之以詩:

世上難尋一諾金,盼求民主不勝任!

謊言總以甘言始,可嘆溫侯枉用心。

寫於七一遊行前夕

《送溫侯》

溫家寶昔日在天安門外,曾見證示威;如今訪港,港人又將示威。按照共產黨家法,若不捱整不足以上位,十四年前見證了示威,當嘗盡苦頭矣,一之為甚,其可再乎!宜夫,他要趁在港人遊行之前,急急腳歸去。以詩送之:

天安門外曾經見,香港街頭又復呈。

位極勢難捱再整,不如提早說「繁榮」。

寫於七一遊行當日

翟兄是老愛國,是商人。六七年暴動,《香港夜報》、《新午報》、《田豐日報》被控煽動,其印刷廠因承印此三報,因而連坐,判入獄兩年而從未有過怨言。四人幫倒台,文革結束,逐漸了解得一些歷史真相,幡然大悟,雖愛國如舊,但已不視愛黨即愛國矣!我認識的不少老愛國,都曾步過這樣的一段心路歷程。雖已是暮年,但「朝聞道,夕可死」,這才是真正的愛國者。憾乎?無憾乎?

還有四首,三日後刊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