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是最可憐的人?

收到今年四月份的《讀書》,按習慣先看目錄,發現其中有劉再復的《誰是中國最可憐的人》。好奇心大作,作者到底指的是誰呢?立即翻開該文來讀。出乎意料之外,他指的是孔子。

該文說: 「五四」時,高喊「打倒孔家店」。孔子被拿來作為文化革命的靶子,視之為吃人文化的總代表,要他來承擔數千年中國文化負面的全部罪惡。統治者的專制、壓迫、奴役;民族的奴性、獸性、羊性、家畜性;國民的世故、圓滑、虛偽、勢利、自大;甚至婦女纏小腳、男人抽鴉片等等,全部推在孔子頭上。

文革時,在「批林批孔」中,因為林彪引用過「克己復禮」幾個字,便說他是孔子的徒子徒孫,一併被批透批臭。

到了開放改革後,近年來孔子卻又吃香了。《論語》被視為「放之四海而皆準」的真理,孔子變成了超級蘇格拉底、超耶穌的第一大聖、「萬物皆備於我」的先師、什麼先進文化都起源於他。

劉再復慨嘆:孔子像一團麵粉,被人隨意揉揑,要變成怎樣就變成怎樣,所以最可憐。

讀完該文,我想起了杜甫的一首詩,《戲為六絕句.其二》: 「王楊盧駱當時體,輕薄為文哂未休。爾曹身與名俱滅,不廢江河萬古流。」王勃、楊炯、盧照鄰和駱賓王,世稱「初唐四傑」。他們的作品,當時曾被輕薄的文人,不停地嘲笑。現在,這些嘲笑過他們的人,已經死了,名字消失了。但這四個人的名字和作品,卻像永存的江河,一直在流傳。

我覺得:像一團麵粉的,並不是孔子,反而是把他像一團麵粉地隨意去揉揑的人的腦袋。他們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,沒有腦袋,腦袋只是一團被他人所揉揑的麵粉。在「五四」時期,被外來的思想文化揉揑,而不是理性地吸收。在「文革」時期,被統治者的政治目的揉揑,一窩蜂地盲從。開放改革後的近年,被唯利是圖的所謂市場規律揉揑,向商品推銷投降。

「不廢江河萬古流」。孔子已逝世二千多年,其言行將永存,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。你是揉揑不得的,被揉揑的只是你,你最可憐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