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雨霖鈴》與《八聲甘州》

三天前,談了柳永,今天再來推介他的兩首詞。他的作品,有人以「俗」評之。我以為:這「俗」是「通俗」而非「庸俗」。倘若庸俗,當不能流傳而有地位;正因為通俗,所以「有井水處能歌柳永」。他少用典,以口語如「爭」、「恁」等入詞,曲折委婉而平敍流暢,有一氣呵成之勢。看看這兩首詞,是否這樣?

《雨霖鈴》:寒蟬淒切,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。都門帳飲無緒,方留戀處,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念去去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、冷落清秋節。今宵酒醒何處?

楊柳岸,曉風殘月。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!

註釋。寒蟬:秋天的蟬。長亭:古代交通大道上,讓行人休息之處,離別多在此分手。都門帳飲:在國都城門外,設帳和酒席餞行。無緒:沒有情緒。蘭舟:本意是以木蘭樹造成的船,但可泛指華麗的船。暮靄:黃昏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