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鄉人捉野豬

一個村落的附近,有一個灌木林。灌木林裏,有一群野豬出沒。野豬的性情兇狠,不但在林裏傷人,還不時走到村落裏來騷擾搶食。村民進入林裏,都要攜帶自衛的武器;家家的門戶和飼養家畜的欄柵,都要特別加固。這群野豬,可以說是這村落的一個憂患。

一個外鄉人,搬到這村落來,知道了這情形,問道:「你們怎麼不把野豬捉了呢?野豬的肉,不是也很好吃的嗎?」

村民都笑他無知,說:「你是獵人嗎?即使是獵人,也只可以捕殺幾頭,何况是活捉?」村民還知道他,根本連獵槍也沒有一枝。

幾個月後,在灌木林旁邊空地上築的一個欄柵,欄柵裏關著一大群的野豬,可以說是把野豬群一網打盡,這村落的憂患消除了。這欄柵的主人,就是那外鄉人,這群野豬是屬於他所有的了。他替村民解除了憂患,還不時把野豬宰了,把肉賣給村民吃,得到一筆財富。

村民們很驚奇,問他:「你用什麼方法,把這群野豬弄到欄柵裏來,關住了的呢?」

外鄉人解釋說:我的方法很簡單,也不怎樣去化大氣力。首先去了解,野豬最喜歡吃的東西是什麼?原來是玉米。

最初,把玉米撒在這灌木林旁邊的空地上。野豬走出來,看見了,但不敢去碰。過了幾天,牠們看見玉米還是放在地上,一口咬住了,連忙逃回灌木林,才慢慢去吃。我又再把一些玉米撒在地上。

漸漸地,野豬們不把玉米帶回灌木林去了,就在那些空地上,爭先恐後地吃。我繼續每天把玉米撒在地上,而且撒得更多,讓牠們不用爭先恐後,而是很悠閒地去吃。

又過了一段時間,當每次野豬吃完玉米離開後,我開始在那空地周圍建築欄柵。我不是一下子把全部欄柵都建築起來,而是一天一天一點一點地建。這邊豎起幾根,那邊豎起幾根,留下空間,讓野豬很容易就走進空地來吃玉米。牠們已經習慣,把欄柵視為無物。

欄柵愈來愈密,但我仍在四邊留下出口,野豬也習慣了不去亂碰撞欄柵,從幾個出口走進來吃玉米,然後離開。

最後,我又在那幾個出口,安上可以打開關上的大閘門。這時候撒在地上的玉米更多了,讓野豬們吃個痛快,吃個飽飽的。

一天,看準了野豬們全都走進了欄柵裏來,便最迅速地去把閘門關上。牠們還在拚命吃玉米,卻都被關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