羚羊與野狼

國內雜誌《雜文選刊》,今年十月(上)的一期,推介了一本書:《生命美學的訴說》(周殿富著、人民文學出版社)。未知是否已有書到港發售?推介說:「在這部解讀人生的大雜文中,作家從人之初到離世而去,林林總總共12輯156篇,引經據典,深入淺出,精雕細刻,娓娓道來,形象生動,激情洋溢,一俟展卷,愛不釋手,那種美感、那種以一當十的解析力、穿透力,令人欲一口氣卒讀而後快。」

其中的一篇《生命與愛的血色的奔流》,還全文轉載了。裏面有一個寓言,簡述於下。

山嶺附近的草原,有一群羚羊。牠們身體輕盈,四足彈力極強,一跳便十多米,善跑,即使有「草原殺手」之稱跑得很快的獵豹,也望塵莫及。

那裏還有一群嗜血成性的野狼。牠們對這一群羚羊,一直垂涎三尺,總想捉了來吃。但每一次去追捕,都追趕不上,被羚羊逃脫了。

野狼們不但兇殘,而且狡猾多計,結果想出了一個辦法來。這一次,牠們去追捕羚羊,除了一些在後面外,還有一些在兩旁,不斷咆哮,堵截其他去路,迫使羚羊們走上山嶺。一上了山,羚羊們便不能跳躍,而且山路陡峭,體力又有點不繼,跑得慢了,漸漸快要給野狼們追上。

這時候,剛來到兩邊峭壁的狹隘的山徑。雄羚不約而同停下,轉過頭來,低頭舉出一雙雙尖銳如刀的角,排成一行行的刀陣。野狼們嚇得不敢貿然前進,在不遠處徘徊,猶豫,窺伺。這樣,雙方僵持了好一段時間。

雌羚帶着幼羚,繼續逃跑,漸漸遠去。雄羚知道牠們遠去了,才又轉過頭來,去追上牠們。刀陣散了,野狼們又來追捕。

這一群羚羊,走上絕路了。前面是一道深不可測的山澗,兩邊都是懸崖,只是這一邊的比那一邊的高出不少。那山澗的闊度,是大小羚羊都無法跳越得過的。端的「前無去路,後有追兵」,怎麼辦呢?

羚羊們停在山澗這一邊的懸崖上,低聲地叫,好像在商量什麼似的。大抵是有了最後決定了:牠們一齊後退,排成隊伍,雄羚雌羚在前,幼羚在後,一隻跟一隻。父或母先起跑,向那邊懸崖躍去,然後後面的幼羚才跟着跳出,踏在父或母下墮的身上,作第二次的跳躍,跳到了對面較低的懸崖上。這樣,年幼的一代逃生了,年長的一代跌下山澗。年長的一代以自己的生命,換取了年幼一代的生命。

讀了,我沉思良久。這寓言,的確是一首「生命與愛」的悲壯讚歌。但若是我來寫,結局卻不一樣。野狼們面對那刀陣,不是有點害怕了嗎?除了雄羚,雌羚和幼羚也在其後排成刀陣,也許不致全部被吃掉而擊退敵人的罷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