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人比黃花瘦」

女詞人中,李清照可說是最著名的。若將宋詞分為婉約和豪放兩派,她是前者的表表。丈夫趙明誠是宰相之子和金石家,伉儷恩愛。金兵入侵,兩人南渡。夫病逝,晚年孤寂愁苦。現來推介她的兩首詞。

《如夢令》: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消殘酒。試問捲簾人,卻道海棠依舊。知否?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。

註釋。雨疏風驟:細雨狂風。濃睡:睡得很熟。殘酒:殘餘的酒意。

捲簾人:正在捲起簾子的侍女。綠肥紅瘦:葉子茂盛,花朵殘落。

語譯。昨夜,雖然雨不大,風卻很猛。我喝了過量的酒,一直沉沉入睡,醒來還有餘醉。侍女正把簾子捲起,我問她窗外的景色怎樣?她說:那海棠花,還是原先一樣。我不相信,說:你知道昨夜的風雨嗎?應該只是葉子茂盛,花朵卻都殘落了。

這首詞,一氣呵成,直述流暢,但感情不外露,言語不粗疏。所以,有人讚李清照的詞,是寓豪放於婉約。

雖說是「濃睡」,但卻聽得整夜的風雨,其實是滿懷心緒,並沒有好好地睡了的。侍女一捲簾,她便問窗外景色,是何等惜花。惜花,就是愛惜美好的東西。最後一句, 「知否?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」,有責備語氣,認為侍女太粗心大意。她的責備,反映出她惜花情深。

《醉花陰》:薄霧濃雲愁永晝,瑞腦消金獸。佳節又重陽,玉枕紗櫥,半夜涼初透。東籬把酒黃昏後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簾捲西風,人比黃花瘦。

註釋:瑞腦消金獸:瑞腦,香料;金獸,獸形的銅香爐;消,燒盡了。

永晝:漫長的整個白天。玉枕紗櫥:瓷枕和紗帳,即在牀上。暗香:指菊花的幽香。消魂:黯然傷感。簾捲西風,人比黃花瘦:倘若西風把窗簾吹起了,你會在窗外看見我,因想念你而比菊花更消瘦。

因篇幅所限,不作語譯。此詞僅五十二字,語精境到,寫出了時節、環境和心曲。「永晝」之上, 加一「愁」字,加強長日難過的情緒。第三句一個「又」字,暗示紅顏易老。

最後一句,沒有明說是自己,更有韻味,千古傳誦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