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集十六《青山不老》出版了

今年度的書展,於七月二十三至二十九日舉行。本欄的第十六本結集,已出版了,將於場內的次文化堂攤位發售。所收文字,由二○○七年九月初至二○○八年四月底曾見報,一篇不漏。另有多篇附錄,其中的一篇,是高爾泰的《我所知道的司徒華》,曾刊於二○○八年四月份的《動向》,也許是大多數讀者沒有讀過的。

書名《青山不老》,撮自今年春節前夕,我為友人撰寫的一對春聯:「青山不老生嫵媚,綠水長流自纏綿」。其中有自勉的寓意,在此並與年長的讀者們互勉。

在人生的旅途上,我已踏進第七十八個年頭了。這樣的年紀,尚身體健康,精力未衰,仍能量力而有所為,「所為」又並非為己,因而感到愉快。青山是永遠不會老的,但人的體力,總不能逃避大自然的規律,必然衰退。但我以為,只要保持精神不老,堅持一貫的理想,繼續能付出多少就付出多少,不至於白吃飯,那麼,自覺和他覺,都是「嫵媚」的。

我希望:我的終身都如此,直到停止呼吸的那一刻。這樣,曾擁有過的生命,就像不老的青山那麼嫵媚了。這就是無悔無憾的幸福的一生。

下聯「纏綿」兩字,出自龔自珍的詩句: 「來何洶湧須揮劍,去尚纏綿可付簫」。這詞語,一般人本來大多用來形容,兩性之間的感情的。但我細味全首《又懺心一首》,結合他當時的處境,卻以為,他是在表達因未能被起用而失落的悲憤。他不得意,受排斥,終於離京出走,心裏仍「纏綿」着家國。

我卻借此來比喻,自己對理念的執著和堅持。過去、現在和將來,對年輕時即建立起來的一貫的理念,從來都執著和堅持,像「綠水長流」,這不是很「纏綿」嗎?那友人接到這春聯時,說: 「很喜歡那『自』字。」這「自」字,有「自然而然」的意思,也有「自覺」的意思。愛要愛得堅貞,才能「纏綿」;對理念的執著和堅持,也如此。不但是「自覺」,他人也會肯定的,因而感到自慰和愉快。自慰和愉快的一生,就是幸福的一生。

讀者們:書展次文化堂攤位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