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彈弓的男孩

在路旁的空地,有一個男孩在玩彈弓。一位先生散步經過,大抵年少時也愛玩,停下了腳步來看。

這男孩手握彈弓,面前約距十多呎的小樹上,掛着一個頗大的玻璃瓶。

他身邊的地上,坐着一位年輕婦女,大抵是他的媽媽吧。媽媽手上拿着幾塊小石,身旁還放着一小堆。她把小石塊遞給男孩,男孩發射了,她又接着再遞給一顆。每次發射了,她總是滿臉笑容地說: 「幾乎射中了!」「只差一點點!」「要射高一點!」「射得靠左邊一點便好!」不斷地在鼓勵和指示。

雖然次次沒有射中,但男孩始終沒有氣餒,每次都屏住氣,緊握彈弓,定神望前,用勁去拉,發射出每一顆小石。

這位先生忍不住了,上前說: 「讓我來教一教他,好嗎?」男孩停了手,但仍朝瓶子的方向前望。媽媽說: 「謝謝!不用了!孩子,繼續射吧!」然後悄悄地對這先生再說: 「他看不見東西,他是失明的!」

這位先生愕然,怔住了,許久許久才問: 「你為什麼要他這樣做?」媽媽說: 「別的孩子都這樣玩,他為什麼不可以這樣玩?」說罷,又遞給男孩一塊一塊小石。

「噢…… 但是, 他能夠射得中嗎?」

「我告訴他,他終於會射中的。重要的是,他能夠不斷地去射!」男孩似乎有點累了,發射的頻率慢下來。媽媽遞給他小石塊也慢了,但還是一塊一塊遞去,也每次都說出鼓勵和下一次發射的指示。

這位先生也看得倦了,但他發覺,有好幾次男孩按照媽媽的指示,幾乎射中了玻璃瓶。

他離開了,走了不遠,忽然聽見背後玻璃爆裂的聲音。回頭一看,那掛在小樹上的玻璃瓶,被男孩子射中了,化作碎片,散落在地下。他還看見,媽媽和男孩緊緊擁抱,發出響亮的歡呼聲。他沒有看見,這母子是否流下了熱淚,自己卻是流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