細柳營與周亞夫

西漢初,匈奴入侵,西北各地均有禦防的重兵駐守。長安東郊的霸上,北郊的棘門,西郊的細柳,便是保衛京都的駐軍要地。

漢文帝為勞軍,親自到上述三地巡視。他先去霸上和棘門。去到了,大隊隨行人馬,浩浩蕩蕩長驅直入司令部,將領和士兵們都下馬隆重迎送。

最後去細柳營。御駕一行的先頭部隊,來到營地門前,被阻擋住不能進入。只見營區守衛,執兵披甲,按劍張弓,嚴陣以待。

前導官說:「天子的車輛快要到了!」營門軍官說:「軍中只聽將軍的命令,不知有天子之詔。」堅持阻擋前導人馬進入。

不久,文帝的車輛也到了,還是不能進入營門。他不得不派使者,持符節下詔給營地統帥周亞夫:「朕要入營勞軍。」周亞夫這時才傳下命令:「開正門。」營門守衛便讓開了路,但對駕車騎馬的隨行人員說:「將軍曾有禁令,在軍營之內,不得快馬奔馳。」人馬就按轡徐行,進入營區。

到了營中的司令部,將軍周亞夫披甲持戟相迎,作揖說:「請恕身穿盔甲,無法下拜,容許以軍禮朝見。」。文帝在車上站起,整肅神情後,還禮,並派人向周亞夫傳話:皇帝誠敬地來慰勞將軍和士兵們。巡視檢閱完畢,即率隊離營。

離開了營門後,隨行群臣都才鬆了一口氣,本來滿以為,周亞夫對無上至尊的皇帝無禮,文帝必會大怒。文帝卻說:「好呀!這才是真正的將軍呀!去過的霸上和棘門,紀律那麼鬆散,很容易被攻破,統帥要做俘虜。像周亞夫的細柳營,才是不可侵犯的金城湯地!」周勃和周亞夫父子,都是漢初名將名臣。父木訥、質樸而敦厚,子則剛強、悍猛而嚴謹。

我參加一些機構、團體、學校的活動時,靜中旁觀,總會聯想起這個故事。從活動過程中的大處小節,一方面汲取經驗,另一方面,也藉此窺測,這些機構、團體、學校的質素、水平、強弱,以至其發展和前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