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都是書展

書展勝利閉幕,埋單計數,旺丁旺財,入場人數破了紀錄,收錢簽名做到手軟。評論大讚貿發局市場策略了得,把書展塑造成一個人人必到的香港節目,也吸引了內地台灣愛書人慕名趕至,成了地區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事。

在次文化堂的書攤站了兩個下午,沒有認真逛過書展。第二天,還有點時間,打算在會場走一圈,看有什麼新書可買,但見人潮如湧,幾乎動彈不得,要用手撥開前面的人堆,才可逐步前進。

這種年宵花市的售賣方式,成了港人習慣,不是大群人,不是一窩蜂,根本沒有睇頭,聚不了人氣,銷情必然慘淡。搞一次書展,成本太高,要盡力拼搏,才不至血本無歸。因此,書展必須營造趁墟的氣氛,鼓吹「唔買就執輸」的本能反應,一定要製造話題,才可以催谷銷情。

我一向怕人多,也討厭熱鬧。看書,我需要寧靜環境、私人空間。很難想像,可以在一個人挨着人,嗅到對方汗味和口氣的墟市中,挑到一本合適的書,在背貼背面對面的情况下,閒適地,捧着心愛的書,擠在那裏,若無其事又暢快地閱讀起來。

因此,逛書展,需要足夠的體力和耐性,喜歡趁熱鬧,鍾意在人多擠迫裏尋寶,這都應該是年輕人的玩意,不是我的那杯茶。在會場裏走不到兩個街口,碰着迎面湧至的人群,心跳加速,手心冒汗,決定放棄,只好退回那豆腐潤書攤,繼續賣書。

讀書,雖未至要沐浴更衣,焚香禱告,總要有點時間和閒情,來去匆匆,總不能一看書名,讀不到幾頁就掏錢購買。而且寒舍空間狹小,早已書濫成災,書多為患,買回家看也不看,束之高閣,浪費人家的心血,白花自己金錢,也因為佔了太多家居空間,令家人抱怨。

買書和讀書都是很個人的事,比起書展,我寧願行書局,無論是台灣誠品,還是旺角二樓,都各有韻味。誠品空間開闊,燈光調和,比在家還好,或站或坐,多久,都不會有累的感覺。旺角二樓,麻雀雖小,到訪的都是愛書人,有一種真正的讀書氛圍,書種經過挑選,店員也是識書之人,比較容易找到想要的書。對愛書人來說,天天都可以是書展,不一定要趁書墟趕熱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