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豆水收料

近日酷熱,

想起清初蒲松

齡收料寫《聊

齋誌異》的故

事。他屢試不中,四次落第,曾做過幕客,大多時間在鄉間做塾師,一生清貧,但不附權勢,自甘澹泊。

他的家附近,有一口清泉。每年夏天,路人都在此歇息喝水。他在泉邊搭了帳棚,典當了衣物,買了綠豆回來,煮了綠豆水,放在那裏給路人飲用。這樣,當然大受歡迎。但路人飲用綠豆水,有一個條件,飲用後,要說一個親歷或聽聞的離奇故事。其他的路人,也聽得很有趣。往往一個人說了,觸發另一個人又說一個,幾乎源源不絕。

他用心地聽,記在心上,回家再用筆記錄下來。好些時聽到的,並非原文寫下,但卻引起他的靈感,經過整理改寫,才成為《聊齋誌異》中的故事。《聊齋誌異》的一個「聊」字,大抵是「聊天」的意思,暗示這些故事是聊天聊出來的。

他為人耿介,嫉惡如仇,也可見諸他的另一個故事。

一天,侍郎畢際宴請尚書王渙祥,邀請他作陪。席間,畢建議各人作詩一首,不限題,不限韻,但有一個很特別的規定:詩中有三個字,一定要同頭同旁。所謂同頭,是字的上頂相同,同旁是字的邊旁相同。

畢首先作: 「三字同頭左右友,三字同旁沽清酒。今日幸會左右友,聊表寸心沽清酒。」「左右友」是同頭, 「沽清酒」是同旁。

接着,王渙祥作的是: 「三字同頭官宧家,三字同旁綢緞紗。若非當朝官宦家,誰人能穿綢緞紗?」「官宦家」是同頭, 「綢緞紗」是同旁。

王的氣燄囂張,而且是一個貪官。

蒲松齡聽了,心中有氣,便作出一首這樣的詩來還擊: 「三字同頭哭罵咒,三字同旁狼狐狗。山野聲聲哭罵咒,只因道多狼狐狗。」「罵」也可寫作「駡」, 「哭罵咒」是同頭,「狼狐狗」是同旁。

王渙祥收賄斂財,有如狼狐狗,這詩,對這樣的貪官可謂一針見血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