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支派克金筆

本來,簽署一份文件很簡單,一揮即就。但有人卻頻頻換筆,一共用了五支。他就是太平洋戰爭中的盟軍最高統帥、美國五星上將道格拉斯.麥克阿瑟。

1945 年,美軍在廣島和長崎,擲下了原子彈;蘇聯隨即撕毁互不侵犯條約,向日本宣戰,揮軍直入中國東北;不久,日本便宣布無條件投降。

九月二日,受降儀式在美軍艦密蘇里號上舉行。盟軍的代表是麥克阿瑟,日方代表是重光葵。麥發表了簡短演說,即走到桌邊,代表盟軍簽署。他準備了五支派克金筆,用第一支簽了「道格」;隨即換了第二支,簽了「拉斯」;第三支簽了「麥克阿瑟」;第四支簽了職位「盟軍最高統帥」; 第五支簽了年、月、日。旁觀者,見他頻頻換筆,都莫名其妙。後來,聽了他的解釋,覺得很有意思。

第一支,他送了給同僚溫賴特。

1942 年三月,日軍進攻菲律賓巴丹半島,美、菲軍大敗。美國政府擔心麥被俘,命令他把指揮權,交給接任駐菲美軍司令官的溫賴特,然後用專機接走他。

第二支,他送了給原英軍駐新加坡司令的珀西雅爾。麥離菲不久,巴丹半島陷落,溫賴特和珀西雅爾都成為俘虜,關在集中營三年,吃盡苦頭,幾乎被折磨而死。

麥覺得很對不起他們兩人,邀請他們參加受降儀式,並每人送給一支簽署用過的派克金筆,以表示感謝,讓他們洗去曾受過的屈辱,分享勝利的喜悅。

第三支,送給美國政府檔案館,作為歷史文物,保存下來。

第四支,送給西點軍校。這是美國最著名的軍校,同時也是麥的母校。當年,他以優異成績於該校畢業,從任少尉開始,一直晉升到五星上將,最後還擔任盟軍的最高統帥。

最後的一支,送給他的妻子瓊妮.費爾克洛思。他從軍以來,南征北戰,出生入死,妻子除了承擔家務外,還為他的安全而憂慮。他的成功,實有賴她的支持和關愛,不能不感謝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