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檢控:可疑非法濫權

五月八日,《財富》論壇開幕。支聯會義工伍國雄、溫樹南和市民梁俊威,被警方毆打、拘捕,並被檢控「阻差辦公」和襲警罪名。

此案於八月二十日至九月十七日審訊,並於九月二十四日宣判:三人全都無罪釋放。

判決合理態度公允

讀了裁判官阮偉明撰寫的《裁判書》:法理清晰、邏輯嚴謹、證據確鑿、態度公允,判決合理,而且文字淺白易讀。很少讀到這麼好的法律文件,不能不對撰寫者深感敬佩!

本文題目中,「可疑」、「非法」、「濫權」、「政治」等字眼,都是出自《裁決書》對警方的批評,是對此次檢控的總結。以下引號內的字句,便是《裁決書》中的言語。

「可疑」:「警方拖車的原因令人覺得十分可疑」;「原因是那車有政治性的滋擾性質」,「在一個敏感的地點和時刻出現」。

「非法」和「濫權」:「現時並無任何法例容許警方可任意拖走或扣留可疑或騷擾性的車輛,所以今次警方的拖車行動是沒有法理依據的,實屬非法」;「『正當』的職務必須有法律的基礎,否則便屬濫權和不合法」;「由於警方無權在當時的情況下拖車,所以三名被告可拒絕合作,由此引起的拘捕行動亦屬非法」。

再看看《裁決書》對三名被告的意見:「由於警方的拖車行動是非法的,所以第一被告作為客貨車的司機,當時屬那車的管有人,當然有權保護他的財產。所以第一被告拒絕離開客貨車是合法的。亦由於警方的行動並無法理依據,所以第二及第三被告毋須依從警方的命令,離開車輛讓警員拖車。」「由此引起的拘捕行動亦屬非法,所以各被告均可作合理的掙扎和反抗」。

政治敏感行為非法

一方面是「可疑」、「非法」、「濫權」;另一方面是「合法」、「有權」、「合理」。倘若這樣的檢控也行得通的話,法律何在!公義何在!

其實,發生這事件的真正原因是:當日下午五時左右,江澤民的車隊剛從海隧出灣仔進入會展途中;警方截停拖走支聯會車輛,毆打、拘捕三人,就正在這時候,地點卻遠離會展。患有這樣的政治敏感病,又怎能不「可疑」、「非法」和「濫權」呢?

受到這一次挫敗,這種敏感病並未痊愈,反而有繼續傳染擴散的傾向。支聯會必須加倍警惕謹慎,更加堅定無畏,並勿謂言之不預:倘受到打壓破壞,一定予以百倍反擊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