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瑾詩三首

她的七絕《對酒》( 「不惜千金買寶刀」),頗為傳誦。

還有一些詩,也一派巾幗鬚眉,氣概不凡,但卻少人提及。

現來介紹三首。

《杞人憂》:幽燕烽火幾時收,聞道中洋戰未休。漆室空懷憂國恨,難將巾幗易兜鍪。

註釋。杞人憂:典故出自《列子》,杞國有一人擔心天崩地陷,本指不必要的憂慮,此詩則借來比喻作者對國難的無能為力。幽燕:河北一帶,古為幽州、燕國之地。中洋:中國和外國,指八國聯軍的入侵。漆室:典故出自《列女傳》,春秋魯國邑名,有少女因感國危而哀,作者借以自喻。巾幗:婦女頭巾髮飾,代表女性。兜鍪:戰士的頭盔。

此詩作於1900 年,八國聯軍攻佔北京,秋瑾由北京回故鄉避難。目睹外敵入侵,慨嘆身為女子而未能像男兒一般,執干戈衛國。

《菊》:鐵骨霜姿有傲衷,不逢彭澤志徒雄。夭桃枉自多含妒,爭奈黃花耐晚風。

註釋。鐵骨霜姿傲衷:指菊花,不畏霜雪,如有鐵骨和高尚的情操。彭澤:陶淵明愛菊,曾任彭澤縣令。志徒雄:遇不上賞識的人,即使有雄心也枉然。夭桃:艷麗的桃花,出自《詩經》的「桃之夭夭」。爭奈:怎樣比得上。

此詩作於1904 年。秋瑾剛赴日留學,結識了反清革命志士,回想過去沒有人欣賞自己的雄心,現在卻又有人譏諷她的理想。

《黃海舟中日人索句並見日俄戰爭地圖》:萬里乘風去復來,隻身東海挾春雷。忍看圖畫移顏色,肯使江山付劫灰?

濁酒不銷憂國淚,救時應仗出群才。拼將十萬頭顱血,須把乾坤力挽回。

只作語譯。我乘風破浪,去了日本又回來,單身懷着理想,橫渡東海。怎能忍心看見地圖上中國的領土,被日、俄兩國侵佔,大好河山被外人作為戰場,化為灰燼?胡亂喝些劣酒,也消除不了我憂國憂民之淚。挽救時勢,須倚賴眾多的人才呀!即使十萬人灑熱血擲頭顱,也要盡力去扭轉國家的危局。

此詩作於1905 年,日俄戰爭在中國領土進行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