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《革捷古華拉命》

本月19 日晚,承滿道兄邀約,去看了他編劇的《革捷古華拉命》。這是一齣只有一個演員、全場獨白、不分幕的舞台劇,演繹了捷的一生。座側的一位中學生,看得很入神。我問他:看得懂嗎?他說:懂得!

透過長毛T恤胸前的照片,港人對捷不至於太陌生。但大多只熟悉他俊朗豪邁的容貌,恐怕知道其生平的,大抵很少。今年是他殉難的四十周年。對他有點認識,也算是「通識」罷?倘中學邀請「一條褲製作」到校演出,我以為是有意義的活動。

那晚,劇終後,一些觀眾留下來參加座談。座談中,我說:教師習慣評分,我給這劇作九十分。還說:這劇作,只「革了捷古華拉的革命的命」,卻較少「革捷古華拉的命」,沒有反映他的內心矛盾衝突和反思,否則可加強戲劇性和更有意義。回家後,又由此想了一些有關的問題,略述於下。

捷比我長三歲,可說是同時代的人,都經歷一些歷史大事。我很有感受,他又如何?52 年,他還在醫學院,帶着哮喘病,冒着生命危險,游泳橫渡水流湍急和鱷魚出沒的亞馬遜河。為了什麼?有為理想而愛惜生命嗎?

53 年畢業後,第五次遊歷拉丁美洲,也是最後一次。為什麼自此再沒有去?是否對拉丁美洲人民的苦難和根源,已深切了解?

56 年,赫魯曉夫發表關於斯大林的秘密報告,帶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很大的衝擊。他當然讀過,為什麼還那麼熱衷「輸出革命」?

61 年,赫魯曉夫先是「冒險主義」,其後是「投降主義」,製造了「古巴危機」。那時,他已是古巴的政要,有些什麼體會?

65 年,在北京見過鄧小平,覺得像面對一道牆。他對即將爆發的「文革」,有沒有感覺?

66 年,他在布拉格住了三個月,為什麼只閉門聽音樂和捉象棋?對後來爆發了「布拉格之春」的捷克人民的處境,是否了解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