門外漢的聯想

中國當代藝術家

隋建國,在時代廣場展出其雕塑。一

群香港年輕藝術工

作者,邀請我去參觀,並想聽聽我的意見。我是藝術的門外漢,說不出什麼意見,但卻引起強烈的聯想。

這些作品的原名(括號內的),不易理解,我根據自己的聯想,代為另擬。

《兩支「國殤之柱」》(《物體一號》)。遠看,很像支聯會立在香港大學的「國殤之柱」。近看,才發現一支白色泥塑的,柱上的痛苦吶喊的臉孔都沒有了,這大抵因國內的忌諱。我想:當「六四」平反之日,柱上當會加雕上歡笑高呼的臉孔。另一支以筆直的鋼片砌成,中空,可以看透。這是「六四」事件真相大白之時。

《被砍掉的偶像》(《衣鉢》)。

這是一個沒有頭沒有下身的銅像,只有穿著生了鏽的中山裝的上半身。我即時想起:解體後的蘇聯,許多地方的列寧和斯大林像,都被推倒和砸爛。民主中國建成的一天,也會發生這樣的事吧?

《鋼筋綑綁不住石頭》(《地罣》)。

大大小小的幾塊石頭,上面滿佈鋼筋。「石在,火種是不會滅的。」被綑綁了的石,也能擊出火花,燃起燎原之火,火種仍在。我以為:倘若那些鋼筋,改為鐵蒺藜,便更形象。

《兩隻赤色恐龍》( 《中國製造》)。一隻關在木欄裏,一隻沒有,都赤得可怕。地球上的恐龍都已絕種,變作化石了。這赤色的,是不是復活的新品種呢?木欄是關不住牠們的,但牠們也必會像其祖先一樣,全部死亡而絕種,化石放在博物館,讓人類汲取教訓。

《中山裝束縛着的奴隸》(《衣紋研究系列》)。這系列的作品有好幾個,都仿照古希臘裸體塑像的形態製作,但卻穿上了中山裝,有幾個旁邊還放了原古希臘作品的模型,以作對比。古希臘雕塑多是赤裸的,我以為:這是人文主義的表現,反映人性解放的訴求。穿上了中山裝,暗示變成了人性被束縛的奴隸。

《憤青們》(《新擲鐵餅者》)。

一群人,穿上西裝,排成齊整的兩行,動作劃一相同,作擲鐵餅狀。這種運動,有這麼多人一起擲的嗎?要擲打誰?我想起了近期的憤青們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