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家寶大拋書包

今年一月份的《炎黃春秋》,刊載了溫家寶總理的《同文學藝術家談心》。這本來是去年十一月十三日,他在文聯、作協全國代表大會上所作經濟形勢報告,其中關於文學藝術工作的部

分。該文不但態度開放懇切,而且大拋書包,一派博聞強記,學貫中西。從所拋的書包,也可側見講話內容,值得引述。

他首先重複曾向《泰晤士報》記者,談讀書印象最深而思考的六段文字,如下。

一、左宗棠門口的對聯: 「身無半畝,心憂天下;讀破萬卷,神交古人。」

二、屈原的《離騷》: 「長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艱。」

三、鄭板橋的《竹》: 「衙齋卧聽蕭蕭竹,疑是民間疾苦聲。」

四、宋張載的座右銘: 「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。」五、艾青新詩《我愛這土地》: 「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?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。」

六、康德刻在墓碑上的話: 「有兩種東西,我對它們的思考愈是深沉和持久,它們在我心靈中喚起的驚奇和敬畏就會日新月異,不斷增長,這就是我頭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。」

此外,他還引用了許多其他名句,因篇幅所限,以下只選出其中的一些。

馬克思、恩格斯的《共產黨宣言》: 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,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。」

趙丹的遺言: 「人活着,或者死了,都不要給別人增添憂愁,藝術家在任何時候,都要給人以美、以真、以幸福。」

司馬遷《報任安書》: 「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;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;屈原放逐,乃賦《離騷》;左丘失明,厥有《國語》;孫子臏腳,《兵法》修列;不韋遷蜀,世傳《呂覽》;韓非囚秦,《說難》、《孤憤》;《詩》三百篇,大抵聖賢發憤之所為作也。」你把他所拋的書包,與國內現行的文學藝術政策,對比一下,覺得怎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