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知道禁書嗎?

溫家寶總理的《同文學藝術家談心》,主要的內容有四部分:一、文學藝術要追求和弘揚真善美;二、繁榮文學藝術要解放思想,貫徹「雙百」方針;三、文學藝術家要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;四、希望我們的文學藝術界多出精品、多出人才。對這四個標題,望文生義,不必再細讀整篇,也豈只舉手,還會舉腳贊成。同期的《炎黃春秋》,就一併刊出了七位作家、學者、編輯熱情洋溢的回應文章。我讀了該期雜誌後的三數天,即讀到國內禁書八本的新聞。其中兩書的作者——袁鷹、章詒和,也就是七篇回應文章中,其中兩篇的作者。他們在熱情洋溢後,不到兩個月,便被大盆冷水淋頭了罷?

章詒和曾到港講學,港人較認識。她被禁的著作,繼《往事並不如煙》(港版改名《最後的貴族》)、《一陣風,留下了千古絕唱》之後,這次是《伶人往事》。針對這本書,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鄔書林,沒有說出什麼道理,只是說: 「這個人已經反覆打過招呼,她的書不能出……你們還真敢出……對這本書是因人廢書。」是不是「罪及妻孥」,因為她的父親是至今未平反的大右派章伯鈞呢?

溫總理知道禁書的事嗎?他還說什麼「真善美」、「解放思想」、「雙百方針」、「社會責任感」、「多出精品、多出人才」呢?他所拋的書包,其中唯一的左派經典,是《共產黨宣言》: 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,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。」這自由包括出版自由嗎?

他引用了趙丹的遺言,但還有另一句,是否也記得: 「管得太死,文藝沒有希望。」他引用了司馬遷的《報任安書》。他是否要現代中國文學藝術家,都像文王、孔子、屈原、左丘明、孫臏、呂不韋、韓非那樣不幸,去「多出精品、多出人才」?

我想起了八九年,他曾隨趙紫陽去天安門慰問學生。其後至今,他像五代的馮道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