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集十四《弦斷誰聽》出版了

由去年五月初至十二月底,我在本欄見報的文字,共八十一篇,一篇不漏,以《弦斷誰聽》為書名出版了。這是《三言堂》的「一言」的第十四本結集,將於維園年宵市場的支聯會攤位發售;在此之前的十三本結集,讀者如有缺,也可在該處同時買得。

一位朋友看了書名,問:為什麼這樣悲觀?其實,她僅望文生義而已,倘讀過我在《前言》的解釋,便知道那含義殊不悲觀。這書名撮自岳飛的《小重山》: 「欲將心事付瑤箏。知音少,弦斷有誰聽?」他的心事是:驅走金人,光復失地,重回故鄉。但受到投降派的阻撓,不但彈奏這心事的琴弦彈斷了,沒有人聽,竟連生命的琴弦也因而被橫刀割斷。這千古的悲劇,是他個人的,也是民族的。

琴聲是不是一定要有人去聽呢? 「獨坐幽篁裏,彈琴復長嘯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來相照。」(王維《竹里館》)在茂密的竹林裏,獨自一人彈琴而又長嘯,只為抒發自己的感情,不是要讓人聽見,天上的明月來陪伴,便心滿意足。岳飛的悲劇,因所處的時代不同,不容他像王維那樣地平淡出世。

我寫過一個《第一千根琴弦》的故事,見結集十三《橙黃橘綠》。一個老盲人,帶着一個小盲人,彈琴賣藝過活。不論有沒有聽眾,他都那麼全情投入去彈奏,因為師父曾告訴他:他彈斷了第一千根琴弦,便可在琴中取得復明的秘方。他終於彈斷了第一千根,取出秘方,但藥店告訴他,這秘方是一張白紙。他極度失望後,醒悟到師父不是存心騙他,而是讓他懷着光明的憧憬,度過悠長艱苦的歲月。他去世時,同樣把師父曾告訴他的話,作為遺言告訴徒弟小盲人。

不是為了取得復明的秘方,也能懷着光明的憧憬的。人類歷史的發展走向光明,已昭昭在目,只要與這歷史發展同行,也必然懷着光明的憧憬。何必計較一時有沒有知音,但也一定有知音的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