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四廂花影怒於潮」

我很喜愛龔自珍這一首七絕,《夢中作四截句》(其二),如下:黃金華髮兩飄蕭,六九童心尚未消。叱起海紅簾底月,四廂花影怒於潮。

先作簡略註釋和語譯。飄蕭:散失,凋殘。我的黃金沒有了,白髮也零落了。六九:道家語百六陽九的省稱,指世風大壞之時。我經歷了混亂糜爛的局勢,但年輕時的雄心壯志仍在。叱:斥呼。海紅:一種柑橘的紅色。我呼喚起被深紅色簾幕遮蓋着的月亮。四廂:四周。

在月色下,到處的花影好像怒潮一樣勁勃。

為什麼喜愛呢?第一二句,與我此刻的處境心態相似。第三四句,使我聯想到,在那紅色鐵幕後面,「四廂花影怒於潮」的現實。尤其是這最後的一句,寫得實在生動奇特。

我想把這一句,與另一句龔詩,湊成一聯。終於,在七古《題盆中蘭花四首》(其三)中,找到了,

全首如下:

謚汝合歡者誰子?一寸春心紅到死。旁人誤作淡妝看,持問燕姬何所似?吾琴未碎百不憂,佳名入手還千秋。合歡人來夢中去,安能伴卿哦《四愁》?

也來作簡略註釋和語譯。謚:命名。蘭花又名合歡,是誰給你這個好名字呢?你的紅色的花蕊,一直到萎謝也不變色凋敗。一些人不欣賞你這高貴的品格,只從表面上把你誤看作淡妝的女子。燕姬:北方、燕地的美女。拿去請教北地美女,你像什麼?佳名:指合歡這個異名。入手:得到了。還千秋:更能千載留名。我的雄心壯志雖未能實現,有百種千種憂愁,但琴未碎而仍在,可以彈琴去排遣。你得到這個美好的異名,更能使你千載留名,貌質相副,因而歡樂無窮。人來夢中去:以擬人來比喻合歡花,在作者夢中出現又消失。卿:本來是對對方的尊稱,這裏指合歡花尊稱作者。哦:吟詠。《四愁》:東漢張衡的《四愁詩》。你醒來,可以彈琴解憂,我不必再陪伴你吟詠《四愁詩》而要離去了。

在此詩中,選出哪一句來作集句聯呢? 「一寸春心紅到死,四廂花影怒於潮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