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做個「詩抄公」

我在本欄曾介紹並評論,王蒙引詩詞所作的座右銘。有讀者來信,希望我把這些詩詞的全首,抄錄刊出,以供欣賞。我覺得:一、也許不少讀者也有同樣的興趣;二、從全首可知,引錄者的意思,大多與原作未必相符,王或我的演繹,只不過是斷章取義,借題發揮,假傳誦的名句,來抒發自己對事物的體會和感受而已。於是,欣然遵命,來做個「詩抄公」。王曾引用的,在下面全首中以楷書印出

張九齡的《望月懷遠》:「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。情人怨遙夜,竟夕起相思。滅燭憐光滿,披衣覺露滋。不堪盈手贈,還寢夢佳期。」第五、六句:因「憐光滿」而「滅燭」,因「覺露滋」而「披衣」。「不堪盈手贈」:未能滿握以贈的,是「光」和「露」。

李商隱的《錦瑟》:「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鵑。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。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。」此詩註釋解說紛紜,可算是一首朦朧詩。

王維的《山居秋暝》:「空山新雨後,天氣晚來秋。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。竹喧歸浣女,蓮動下漁舟。隨意芳草歇,王孫自可留。」「秋暝」:秋天晚上。因「浣女」歸而「竹喧」,因「漁舟」在其下而「蓮動」。「王孫」:指作者。末兩句:任由春草衰枯,此處有秋色可賞而留人。

李煜的《虞美人》:「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」

陸游的《游山西村》:「莫笑農家臘酒渾,豐年留客足雞豚。山重水複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簫鼓追隨春社近,衣冠簡樸古風存。從今若許閑乘月,拄杖無時夜叩門。」「臘酒」:過年的酒。「春社」:春天祈求豐年的節日。末句:撐著枴杖隨時敲門去拜訪。

辛棄疾的《醜奴兒》:「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。愛上層樓,為賦新詞強說愁。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。欲說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。」前者無病呻吟,後者一言難盡。

「休對故人思故國……」,已見七月卅一日本欄的《王蒙的粗疏》。「有心栽花花不發……」,是諺語而非詩作,僅此兩句,作者佚名,見《增廣賢文》。「山高月小……」,出自蘇軾的《後赤壁賦》;「此時無聲勝有聲」,出自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;「天生我才必有用……」,出自李白的《將進酒》。這三篇,字數太多,未能抄錄刊出,前者載《古文觀止》,後二者載《唐詩三百首》,很容易找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