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鈺成的眼淚

立法會直選,港島區民建聯的參選名單,排首位的曾鈺成當選,排次位的蔡素玉卻落選。在熒光幕上,曾為蔡的落選而潸然下淚,其狀甚哀。有人說:曾患眼疾,常流眼水,流的是眼水而不是眼淚。我卻認為:他在做戲,是貓哭老鼠的虛偽。理由如下。

假如他真的很希望蔡能當選,應該像公民黨的余若薇一樣,把陳淑莊排名在自己之前。從選前的民意調查來看,民建聯的得票率,大多只能讓首名當選,次名當選的希望極微。再看實况,余若薇和葉劉淑儀的名單,會搶去不少票,民建聯怎能得到再多的票數,讓蔡也當選呢?

曾是從原來的九龍西選區,跳槽到港島區來,而騎在蔡之上的。他的跳槽,是要讓民建聯的李慧琼和潛水的梁美芬,在九龍西當選。他寧願讓這兩人當選,都不惜使蔡有極大落選危險的。由此可見,李、梁、蔡三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。

由於本欄拙作結集十二《塵土雲月》,收入我曾對蔡素玉和吳康民的批評,翻出來可作參考。

○五年春,蔡素玉在報章發表《給香港的信》,批評曾蔭權,有這樣的語句: 「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回歸前夕,當前政務司陳方安生選擇平民身分,曾蔭權則接受英國王儲查理斯授勳」; 「過去數十年間,曾蔭權都是英國統治的忠實支持者,不止表現在政策方面,也表現在他的個人風格及人際關係方面」; 「有親北京陣營認為曾蔭權個性傲慢及蔑視愛國價值」; 「曾蔭權需反思過去四十年的經驗,看看有什麼是值得保留的,有什麼是需改變和揚棄的」。

隨即,吳康民在四月九日本報的《論壇版》,發表《蔡素玉「批曾」不成氣候》,有這樣的語句:「她不是傳統左派,她是在『福建幫』壯大之際,被推出來的一員小將」; 「她是運氣好才兩次獲選立法會議員」; 「說傳統左派要通過蔡素玉之口對曾蔭權施壓,以便在曾上台後能夠多給左派點好處,那也更不通。傳統左派如果用上這低招,那是水平極低。傳統左派不是沒有人才和智囊,斷不會出此下策,給人笑柄」。

吳康民是曾鈺成的老上司,同一個鼻孔出氣。從吳對蔡的評價,也可以看出蔡素玉在曾心目中的位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