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塊木炭

一個教會的牧師,發覺一位教友,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來教堂聚會了。去打聽一下,原來他受到了沉重的打擊:他不但失業,並且與妻子離了婚,因而精神頹喪,整天不出門,悶在家裏,連親友都不往來。

一個風雪之夜,牧師特地駕車到他家裏去探訪他。輕輕敲門,沒有人回應;再一推門,沒有上鎖,便走了進去。只見這教友面對壁爐,默默地坐着,他只望了牧師一眼,連招呼也沒有打。爐火照亮他的臉孔,比風雪的夜空還要陰暗。

牧師搬了一張椅子,坐在他的旁邊。他還是默默無言,甚至連頭也不轉過來,望牧師一眼。牧師沒有怪他的冷漠,反而有更大的同情。

想說些話安慰他,但都一時找不出話來。兩人就這樣默默地一併坐着,看着熊熊的爐火。死一般的靜寂,只聽見壁爐中燃燒着的木炭,發出「啪啪、啪啪」的爆裂聲。

許久許久,牧師靈機一動,拿起一個鐵鉗,從壁爐中,取出一塊燃燒着的木炭,放到壁爐旁邊一個角落。

兩人還是默默地一併坐着,沒有任何對話;也還是死一般的靜寂,只聽見壁爐中燃燒着的木炭的爆裂聲。

又許久許久,那塊從壁爐取出來放在角落的木炭,慢慢地熄滅了,再沒有一點火光。牧師又再用鐵鉗,把這塊木炭放回到壁爐中去。

一會兒,熄滅了的木炭,在爐火中又重新燃燒起來,與其他的木炭一同發出熱和光。

牧師把木炭取出來,又放回去,這教友雖然仍是不發一言,但都看見了。夜深了,兩人始終沒有交談過一句,牧師只好告辭,教友也沒有起來送行,更沒有道謝。

在回家的路上,牧師很是失望,覺得在風雪中的一來一回,白費了氣力和時間。回到家裏不久,電話響了,拿起一聽,竟是那個教友的來電。他說:「牧師,謝謝你的教誨!你讓我知道,人就好像壁爐中的一塊木炭,離開了群體,是會熄滅的。只有回到群體,才會再燃燒,發出熱和光。這個星期日,我一定到教堂來!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