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蒙的粗疏

本月十九日,本欄見報的《「卻道天涼好個秋」》,續談王蒙引作座右銘的詩詞。當日上午,即收到一位互有通信的讀者的傳真,指出其中的一句,「莫對故人思故國,且將新火試新茶,詩酒乘年華」,與其所知的有出入,並問我出自何版本。其實,我並沒有根據什麼版本,一時大意而不去查核,只照《王蒙自述:我的人生哲學》一書的原文,抄錄下來而已。

連忙去翻書,這一句出自蘇軾的《望江南.超然台作》,全首如下:「春未老,風細柳斜斜。試上超然台上看,半壕春江一城花。煙雨暗千家。寒食後,酒醒卻咨嗟。休對故人思故國,且將新火試新茶。詩酒趁年華。」果然錯了兩個字,「莫」應作「休」,「乘」應作「趁」。非常感激這一位熱心讀者!

王的十一句座右銘,其中另一句的引文也錯了,「有心栽花花不發,無心插柳柳成蔭」,他把那「發」字寫作「活」,我為其更正了。為了這一句的作者,翻了幾本書也查不到,叫一位朋友替我用電腦去查,不用一分鐘便得到答案。這使我下決心,要去學用電腦。

王所引作座右銘的詩詞,共十一句,其中只有五句寫出作者,其餘都是我為其補上的。當時,以為他認為那都是人所熟悉的,所以不寫。現在,由那讀者所指出的錯字想開去,再看看那寫出作者的,也是都為人所熟悉,不寫大抵因不記得或不知道。只要翻翻書或按按電腦,便可找到,為什麼不去做呢?

那沒有寫出作者的六句是:「海上生明月……」、「山重水複疑無路……」、「此時無聲勝有聲」、「而今識盡愁滋味……」、「有意栽花花不發……」、「天生我才必有用……」。

我與一位曾在某雜誌長時間工作過的朋友,談及此事。她笑著告訴我:該雜誌曾刊出王的來稿,稿中頗有錯別字,要小心為其校對更正。這是我始料所不及的。

讀《王蒙自述:我的人生哲學》時,有點覺得,行文並不十分嚴謹,近似口述而由他人筆錄,錄出後又再沒有親自去校訂。

「天地」的陳松齡兄,對我說:這書在內地十分暢銷。我相信大抵不錯,因為這書的主調是:「告別激情,回歸世故;告別革命,回歸現實」。這樣的現實世故,正與當前內地的社會風氣和潮流,相互脗合,自然會受到歡迎。

王本來是搞創作的,以天馬行空的思維為貴,不熟古典文學,再加上漸漸跟著風氣和潮流走了,變得粗疏起來,也合乎邏輯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