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本選輯出版了

我聽從讀者的意見,在本欄見報的文字中,選出一些較為適合中小學生、家長和教師的,編為選輯出版。第一本《回眸時看》,於二千年初出版;第二本《隨風潛入夜》,於○一年七月出版。這兩本選輯,比其他的結集,更受歡迎,這鼓勵了我繼續出版下去。《滋蘭又樹蕙》,是第三本選輯,現在已經出版了,將於由七月廿九日至八月三日舉行的本年度書展,次文化堂的攤位優先發售。

《滋蘭又樹蕙》這書名,出自屈原的《離騷》:「余既滋蘭之九畹兮,又樹蕙之百畝。」他教過不少學生,「余」是自稱;「滋」和「樹」,是栽培種植,比喻教育;「蘭」和「蕙」,是美好的花草,比喻人才;「畹」和「畝」,是面積單位;「九畹」和「百畝」,比喻廣大的面積。這一句,與「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」(杜甫),是我最喜歡寫給老師們的詩句。

有人曾對我說:我的結集和選輯的書名,都太典雅而有點深奧,不夠通俗,好些讀者未能顧名思義而得知其內容,會影響銷路。這意見是對的,但我不計較銷路,還是執著於自己的偏愛。為了補救這缺點,在各書的《前言》中,總對書名略作解釋。讀者只要翻閱一下《前言》,便可了解其寓意。

這選輯所收入的文字,包括有寓言、歷史故事、關於學生的舊事、教育工作經驗、給家長或教師的意見、個人回憶等等。其中少許,未必完全適合中小學生,但總適合家長和老師的。希望他們,引導子女或學生去讀一讀,或向其轉述。在一些篇章中,我提出了思考的問題,倘能引發下一代去討論,那就更好了。

四十年前,我曾為一個學生的妹妹,啟蒙開筆,把著她的手,寫了「天、人、古、今」四個字,出自司馬遷的《報任少卿書》:「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」。這本選輯封面的照片,重演了這一件舊事。謝謝入鏡的幾位小朋友!我祝這幾位和所有的小朋友,在成長中都努力學習,朝著「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」的目標奮進。

書展期間,每天下午我都在場,為讀者簽名,更歡迎來提供意見和討論各種問題。我已出版的八本結集,一般書店都不齊備,如有欠缺而想購買補足的,可到書展中的次文化堂攤位。讀者們:書展見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