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」

毛澤東死掉,四人幫垮台,文革結束。華國鋒上位,仍然堅持「兩個凡是」,即凡是毛所作過的指示和決定,都不能改變,鄧小平因而未能復出。在胡耀邦的醞釀、部署、推動下,全國進行了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」的討論,製造了輿論,粉碎了「兩個凡是」。華被迫落台,鄧登上了最高領導地位。

自此, 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」這句話,風行一時。但我卻一直未能完全膺服。為什麼呢?

一、在實踐之前,中共頭上,早已有了許許多多, 「理解的要執行,不理解的也要執行」的理論,這些未經實踐檢驗的理論,便一直都奉之為真理了。二、對這些理論,並非一概都奉之為真理去執行的,即使是同出自一人之口,也只取其所需,對其他的,提也不提,甚至禁止說及。這樣的篩選,並非經過實踐,取捨往往只是以心目中既定的目的。三、不是早已放在頭上的理論,一概抨擊摒棄,從未拿來用實踐去檢驗一下,是否也是真理?四、最後,在實踐中碰得頭破血流了,也為了某個目的,才宣布一些不是真理,揚棄之,其實還有不少該揚棄的。五、一些本來沒有的理論,在實踐中,是否也可創造、驗證、總結出來,成為真理呢?實踐出真理,不是檢驗真理。

三天前本欄見報的《故事新編: 買鞋子》,一些朋友讀了,不大明白其意,問我所指為何?現在,來多說幾句,補充一下。

謝韜的《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》,以及吳康民和練乙錚等人的回應文章,都批判了馬列主義的暴力革命和專政,並引用了恩格斯晚年有所修正的言論,主張民主社會主義和議會道路。我以為:何必引用恩格斯晚年的言論呢?何須借重老祖宗去修正老祖宗呢?心目中不是還有老祖宗們的陰影嗎?過去一個世紀人類的血淚歷史,不是足以說明了一切嗎?為什麼總不用自己的腳去買鞋,死要按老祖宗量度下的尺寸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