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鐵車廂裏

在日本東京,深夜,一個外籍的拳擊教練,上完了課,乘地鐵回家去。列車到站,門開了,一個滿身酒氣醉醺醺的大漢,衝進車廂裏來。他已站得不穩,列車開動,便踉蹌蹌的衝前倒後,把身旁一個抱着嬰兒的婦女,推倒在地上。其他的乘客都大驚,紛紛躲到別的車廂去。

這醉漢身體魁梧,沒有人敢上前勸阻他。他幾次想嘔吐,又嘔吐不出什麼來,卻胡言亂語地在大罵大叫。

那教練實在看不過眼了,心裏想,以自己的身手,總可以把這醉漢制服的。他從車廂那邊走過來,正要上前動手。誰知這醉漢卻先發制人,一手舉起拳頭,一手㦸指着教練,大喝: 「你這個洋鬼子,大抵沒有嘗過日本人的拳頭的滋味

了!」

一場惡鬥,一觸即發。正在這一剎那,一個身穿和服的溫文的老人,上前隔在兩人之間,滿臉笑容對醉漢,說: 「朋友,我也很喜歡喝酒。你喜歡喝什麼酒呢?」醉漢說: 「我喜歡喝什麼酒,關你什麼事? 我最喜歡喝的是清

酒!」

老人說: 「啊!真湊巧,我也最喜歡喝清酒! 你喝的是什麼牌

子?」

醉漢的怒氣,已消了一點,沒精打采地說: 「牌子是╳╳╳。」「太好了!」老人說, 「我喝的也是這個牌子。每天晚上睡前,太太總斟一小杯給我喝,她也喝一小杯。你有太太嗎?」醉漢哽咽起來,說: 「她嫌我常常喝醉,和我離了婚了!」「你有兒女嗎?」老人又問。

「有一個五歲的女兒,太太把她帶走了!」說到這裏,醉漢飲泣起來。老人把他擁抱着,輕輕地用手拍着他的背。

教練看得呆了。

老人擁抱着拍着醉漢的背,問道: 「你是回家嗎?住在哪裏?我送你回去。」醉漢點了點頭,說了住址。老人說: 「下一個站便到了,我與你一起下車回去。」列車停了站,老人拖着醉漢的手,一起下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