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針:7.1上街捍衞《基本法》

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,人大常委掌握有《基本法》的解釋權,吳邦國身為人大常委的委員長。所以,他在「《基本法》實施十周年座談會上」的言論,不能等閒視之,應該視之為解釋《基本法》的潛台詞。掌握有解釋權,也不是可以去任意解釋的。根據《基本法.第一百五十八條》的規定:一、只限於《基本法》關於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與特區關係的條款;二、應由特區終審法庭去請人大常委作解釋;三、所作解釋,對終審法庭在此以前所作判決不受影響。

中央的授權有根有據

回歸以來,曾有四次「人大釋法」:一、本港永久性居民在內地出生子女的居港權;二、關於可檢討行政長官與立法會產生辦法的「二○○七年以後」的定義;三、否決○七、○八年的雙普選;四、董建華任期未滿辭職,接任者的任期。這四次人大釋法,都是違反《基本法》的規定的:一、都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,而非關於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與特區的關係;二、不是特區終審法庭向人大常委提出,而是行政機關;三、推翻了終審法庭已作出的判決。這四次人大釋法,不是解釋《基本法》,實質上是沒有按照既定程序,修改了《基本法》。突破了這樣的缺口,自此以後,假「釋法」之名,行「修改」之實,法治蕩然,後患無窮。再來看看吳邦國的潛台詞。他說:香港的「高度自治」,來自中央的授權;「中央給多少權力,香港就有多少」。難道中央的授權和給多少,是天馬行空般毫無根據的呢?一、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簽署的《中英聯合聲明》;二、作為上述聯合聲明附件的《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》;三、《憲法.第三十一條》關於設立特別行政區的規定;四、一九九○年四月四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所通過的《關於香港特區基本法的決定》;五、於上述同日國家主席楊尚昆,所頒佈關於《基本法》的命令。

吳邦國像「和尚打傘」

香港的「高度自治」,有多少權力,都是根據這些而來的。沒有這些,就沒有「特區」,沒有《基本法》,沒有「高度自治」。這才是來自中央的,不是給多少就有多少的。吳邦國完全無視已簽署的國際協議、《憲法》、全國人大通過的決定、國家主席頒佈的命令。這樣的一個全國最高權力機關委員長!好一個無法無天的「和尚打傘」!「行政主導」、「三權分立」、「剩餘權力」等等,可能就是再來人大釋法的先聲。《基本法》是香港繁榮安定和法治的基礎,我們必須全力捍衞!七月一日,請來參加大遊行,以「捍衞《基本法》」的怒吼,去回應吳邦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