磨磚造鏡

禪宗有所謂「公案」。本意是官府判決的案例,卻借作用來指前輩祖師的典型言行, 以供後來者參悟。現在,我來說一個。

唐代道一禪師,在懷讓禪師門下修煉。他天天呆呆地在打坐參禪,懷讓問他: 「你坐禪,為了什麼?」

道一答道: 「我想成佛!」

懷讓聽了,沒有說話,卻拿了一塊磚,日日在道一坐禪的庵前去磨。道一看見了,十分驚訝,問道: 「師父,你磨磚做什麼?」

懷讓說; 「我磨磚要造一面鏡子。」

道一更驚訝而大惑不解,連忙再問: 「磨磚怎能造成鏡子呢?」

懷讓說: 「既然磨磚不能成為鏡子,那麼,坐禪又怎能成佛呢?」

道一立即請教: 「師父,依你之見,我該怎樣做才是正確的?」

懷讓沒有直接回答,卻舉出一個例子,問道: 「駕着牛拉的車子,車子不走了,你該打車子,還是打牛呢?」

道一一時無法回答,沉默不言。

懷讓才接着說出一番道理來: 「你是學坐禪,還是學做佛?如果是學坐禪,禪並不在於坐臥的形式姿態。如果是學做佛,佛並沒有固定的形相,佛性無處不在。在禪宗大法上,對變化不定的事物,不應該有執著的取捨。你倘若認為打坐就是學佛,就是扼殺了佛;執著於坐相,與學佛背道而行。所以,坐禪是不能悟道成佛的!」

道一聽了,有如醍醐灌頂,豁然開悟。他後來也成為了高僧,繼承了懷讓的衣缽。讀者們:你們覺得這「公案」,是否玄之又玄?從中領悟得一些什麼道理呢?

作為一個非佛教徒,我有這樣的膚淺的理解:反對形式主義,緊握精神和大方向,在具體生活和工作中,有着條條通向真理的大路。各位善知識:我的理解,沾得着邊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