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啟超修改譚嗣同詩

戊戌六君子之一譚嗣同,從容就義前,在獄中壁上,題了一首絕筆七絕,廣為流傳,如下:

望門投止思張儉,

忍死須臾待杜根。

我自橫刀向天笑,

去留肝膽兩昆侖。

有人考據,這詩經梁啟超修改過,原作本來是這樣的:

望門投止憐張儉,直諫陳書愧杜根。手擲歐刀仰天笑,留將公罪後人論。原作和修改後,第一、二句中,都用了或保留張儉和杜根的典故,先作註釋。

《後漢書.張儉傳》說: 「儉得亡命,困迫遁走,望門投止,莫不重其名行,破家相容。」譚嗣同引用這典故,意思是:像張儉這樣到處逃亡,雖然有人收容,但累及收容者也受牽涉而被殺,這是不足取的。所以,自己不願出走求生,寧可被捕而慷慨赴死。

《後漢書.杜根傳》說: 「根以安帝年長,宜親政事,乃與同時郎上書直諫。太后大怒,收執根等,令盛以縑囊,於殿上撲殺之。執法者以根知名,私語行事人使不加力,既而載出城外,根得蘇。太后使人檢視,根遂詐死,三日,目中生蛆,因得逃竄。」譚嗣同引用這個典故,意思是:自己未能像杜根一樣,直接上書慈禧,勸她還政給光緒,因而有愧。

梁啟超把首句的「憐」字,改為「思」字,把譚嗣同寫得更謙厚。第二句「須臾」是片刻之意,梁認為:不久慈禧也會像太后被誅,自己忍耐下去逃生,將會等待得到這樣的一天。這樣改了,詩意積極而充滿希望,並說及自己出走的意義。

第三、四句改得更好,成為傳誦名句。「我自橫刀向天笑」,寫出譚的豪邁氣概;「歐刀」即洋刀,刪去洋味。「去留肝膽兩昆侖」,解說紛紜。我的理解是:梁曾勸譚一同逃亡,譚拒絕,但卻同意梁出走。譚說:改革必須有人犧牲,由我開始,可以警醒國人;你流亡國外,繼續鼓吹改革,也很重要。我留你去,都是同樣重要的,不必計較誰死誰生。「肝膽」,肝膽相照也。「昆侖」,義重如山也。雖我死你生,但大家都同樣負有重大的使命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