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清照夫婦合作壽聯

宋代女詞人李清照,夫婿趙明誠是金石學家,兩人多才多藝,也善作對聯。

一次,他們去參加一位一百五十歲姓烏的名人的壽宴。席中,眾人邀請夫婦合作,撰寫壽聯,祝賀壽星公的壽誕。趙立即答應,稍作思索,一揮而就,寫出了上聯:「花甲重逢,又增而立年歲;」

「花甲」是六十年, 「重逢」即一百二十年, 「而立」是三十歲,加起來便是一百五十歲。眾人讀了,鼓掌叫好,且看李如何續寫下聯。只見李握毫疾書,即寫出下聯來:「古稀雙慶,復添幼學青春。」

「古稀」是七十歲, 「雙慶」即一百四十歲, 「幼學」是十歲,加起來也是一百五十歲。眾人鼓掌叫好之聲更響亮。壽星公烏老,更撩起興致,親自鋪設紙張,請求李趙再合作撰寫一對壽聯以贈。趙搶先答應,這次卻有意去難倒李寫出頗不易對的上聯:「三多福壽男,」

「多福、多壽、多男兒」, 合稱「三多」。不能重用「三」字,卻又如何以三個字去對呢?李望一望書架上的書,靈機一動,便寫出:

「四詩風雅頌。」

「四詩」指《詩經》的《國風》、《大雅》、《小雅》和《頌》,對得天衣無縫。趙這一次難不倒李,再自動請纓,作一上聯給李去對,寫下頭的五個字:

「烏龜方姓烏」,眾人一愕,烏老也面露不悅。趙卻接着寫下:

「龜壽比日月,年高德亮」,眾人才恍然大悟,急待李如何去對。趙卻又寫出下聯的首句, 「老鼠亦稱老」,讓李續下去。李微笑,接過趙的筆,續寫了「鼠姑兆寶貴,國色天香」。

「鼠姑」是牡丹花的別稱。這下聯,別人替你寫了首句,續下去的難度更大,由此可見李的才華確比趙高一籌。烏老見了此聯,更歡喜,因為是鶴頂格,上下聯首句嵌了「烏」、「老」兩字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