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蒙的座右銘

在《王蒙自述:我的人生哲學》一書,以《笑向夕陽覓古詩》為題,選出十一句古典詩詞,加以引申發揮,觸類旁通,作為座右銘。其中,也可領略他的人生哲學。對這些詩詞的演繹,他與我並不一致,若讀者拿來與該書對比,當可發現彼此的異同。以下是我的。

一、「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」(張九齡)。雖各處一方,但都同在一天空下,共仰一明月,彼此不忘,那就有若比鄰了。黑夜裏的明月,好像在專制獨裁下,人們所追求的民主、自由、人權和法治的理想。雖然大家不認識,沒有聯繫,但奮鬥的目標相同,必然起著互相支持的作用,有著同志一般的感情。

二、「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」(李商隱)。「滄海月明」和「藍田日暖」,多麼壯麗的景色。「珠有淚」是悲哀,「玉生煙」是溫暖,這悲哀和溫暖也都是壯麗的。在大自然之外的人世間,也同樣有「珠」和「玉」,有「淚」和「煙」,有悲哀和溫暖,也都是壯麗的。「淚」和悲哀,也是壯麗的嗎?是的。有悲哀才有喜樂,在悲哀中同時感受得溫暖,既看見「珠有淚」,也看見「玉生煙」,便是壯麗。

三、「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」(王維)。上述第二的兩句,是宏觀的壯麗;這兩句是微觀的幽美。明月受到松林的遮掩,月色變得有亮有暗;清泉受到石塊的阻激,水流變得迂迴有聲。這樣,比通明普照和一瀉而去,不是更幽美嗎?對個人的際遇,倘作如是觀,便不會計較遮掩和阻激,處之泰然,能澹泊和寧靜,體會得人生的幽美。

四、「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」(李煜)。「幾多愁」,就是很多很多的愁,你的、他的、我的、社會大眾的。「一江春水向東流」,多麼豪邁雄壯啊!不要為這很多很多的愁而悲觀痛苦,只要都匯合起來,便能夠成為「一江春水」,浩浩蕩蕩,奔向大海,也就與愁告別了。在大海裏,波濤萬丈時一起捲起千堆雪,水平如鏡時一起恬靜從容,還有什麼愁?

五、「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」(蘇軾,不是詩詞,出自《赤壁賦》)。月還是那麼大小,石還是那麼高低;只因山高才顯得小,水落才顯露出。那「小」和「出」,是在對比中,才感覺到。假如你要欣賞圓大的月亮,便到海上或平野去;要找出石塊的真貌,便等待水落或把水弄淺。

還有六句,三天後來續談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