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在第八十層樓

一對兄弟,年輕力壯,在郊外宿營後回家,都帶着一個重重的背囊。他們住在一座大廈的頂樓—第八十層。到了大廈樓下的大廳,知道整座大廈停了電,電梯因而也停了。管理員告訴他們:已通知了電力公司派人來修理,但無法確定什麼時候才修好。

兄弟倆都滿身臭汗,急於回到家裏沐浴,然後舒舒服服地休息。他們商量了一會,很快就一致決定:爬樓梯!從樓梯爬回家去!不等不知什麼時候才修好的電力和電梯了!他們自恃體力充沛,自以為爬樓梯,即使是爬八十層,也會比等候快的。

於是,他們背着不輕的背囊,從樓梯爬上去,一口氣便爬了二十層。呀!已經很快便爬了四分之一了,相對一笑,說:並不很辛苦,我們不久便回到家沐浴了。

繼續爬,但愈來愈有點體力不繼,爬得沒有最初那麼輕鬆了。在爬着的時候,彼此的對話,也愈來愈少了。

到了第四十層,兩人都有點筋疲力倦,要坐下來休息片刻。哥哥對弟弟說:假如沒有背囊,不會那麼累。弟弟建議:不如我們把背囊放在這裏,先回到家裏去,待沐浴後,電力和電梯恢復了,然後乘電梯來取回背囊,這不是不會這麼累嗎?哥哥也同意。

他們放下了背囊,繼續爬。雖然沒有背囊的負荷,但也爬得並不輕鬆,因為體力已消耗得七七八八。

到了第六十層,他們累得幾乎爬不動了。坐下來休息的時候,喘着氣,開始互相埋怨:我們怎麼這樣愚蠢,作出一個這樣的決定,自討苦吃呢?幸虧這是一個一致的決定,大家都同意的,才沒有吵起來。

他們繼續一步一步地爬,每爬一步都感到很吃力。大家都再沒有說話,只聽到對方的沉重的呼吸聲。每爬了一層,都留意這是第幾層,算一算還有多少層才回到家裏。這最後的二十層,他們都覺得,是比最初的六十層還悠長得多的路。

終於千辛萬苦地爬到了頂樓了,體力消耗殆盡,疲倦不堪,兩人像忽然崩塌的危樓,倒臥在家的門口前,沒有一點達到目的的喜悅。躺了許久許久,沒有一句對話。

哥哥先回了氣,對弟弟說:我們進去罷!弟弟驚叫一聲:哎呀!我的鑰匙,放在背囊裏,放在留在四十樓的背囊裏,你的呢?哥哥也驚叫起來:我的也一樣,也放在留在四十樓的背囊裏!

用盡了氣力,回到了家門,也不能進去。他們該怎麼辦呢?你替他們想想:是在家門前,等候電力和電梯恢復;還是仍然爬樓梯回到四十樓,去取背囊裏的鑰匙,再爬上八十樓去開門?

假如人一生的壽命是八十歲,這大廈的一層就是一歲,那二十、四十、六十、八十,就是你的歲數,這故事有什麼啟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