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異己者的敬意

去年十一月的《魯迅研究月刊》,刊有一篇短文:《隨感錄(一)》,作者王觀泉。該文披露了鮮為人知的,被埋葬了六七十年的三數件小事。雖是小事,但從歷史廢墟中發掘出來,也很有一點意思的。

第一件,蔣介石曾贈款援助,魯迅的母親和原配髮妻朱安。抗戰勝利後不久,魯迅在北平的這兩位遺屬,生活陷入困境。當時,蔣贈以一筆不小的款項。現仍存有,朱安為此給許廣平的一封信,足以證實:

「許女士:埢曾於二十四日有中央黨部鄭秘書長彥芬來寓,代蔣委員長饋贈法幣十萬元。我辭不敢收。據云,長官賜不敢辭,別人的可以不收,委員長的意思一定要領受的,給我治病及貼補日用之需,即請留下。我替代謝便是了。我想鄭君言之成禮,也就接受了……埢周朱氏啟埢除夕夜(二月一日)」

從其一生可知,朱安是一位很重名節的舊式婦女。她先是拒絕,後來被說服,卻之不禮;接受了,又立即寫信向許廣平報告。國民黨對此事,也從未透露和宣揚過,相信此舉並非有統戰的用意或存心。

中共元老李大釗,一九二七年被張作霖絞刑處死後,一直未能入土為安。三三年,生前友好發起厚葬。遺孀趙紉蘭攜子女從鄉間趕來參加,但身無分文。友好便籌集經費,並給她留下生活費用,而且還為她在墓旁留備壽穴。曾看見過當時的捐款冊的人,記得有這幾個人的捐款:汪精衛捐款最多,1000元;陳公博300元;戴季陶100元。汪與陳,後來做了漢奸;戴一直都是國民黨要員和蔣介石的親信。

三三年被關在監獄的陳獨秀,寫信給胡適,請求找尋可靠的譯者和機構出版《資本論》。胡欣然同意,回信說:已託吳半農和千家駒兩人去合譯,第一分冊亦已交付商務印書館排印。胡是自由主義者,但卻協助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翻譯和出版。

再在去年二月號的《中共黨史研究》,發表了左權方的《國民黨對晚年陳獨秀的資助和陳獨秀的態度》,提及國民黨曾給予資助,陳也接受了。現在在國內,陳已平反,並沒有以上述事例,指摘他被收買。

這三數件事,從來都被諱言。

王觀泉在文末說:「我想,人道主義的曙光給殘酷的戰場一絲光照,總歸是可取的。還是魯迅先生說得好:『相逢一笑泯恩仇』,誰明白這七個字的深刻含意,將會心平氣和快樂長壽。」

我想到的,卻更多一點。當發生這幾件事的時候,雙方都未「相逢一笑泯恩仇」的,「恩仇」還在發展深化中,乃致後來有更大的「恩仇」。陰謀論的拉攏、分化、收買,更談不上。我以為,除了人道主義之外,還內心有對異己者的一些敬意。難得可敬的異己者;對可敬的異己者的敬意,似乎更為難得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