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著紙「糊」的帽子

七月四日,本報的《世紀.編輯室手記》,刊出了戴胡子的《報紙過於政治化》。用的是筆名,我沒有興趣其真實姓名,更沒有興趣他曾在什麼報館做過;只記得,這幾年來,他在那框框裏,說了許多對教師不公的話,卻忍住了。但這次,關乎更大的大是大非,不能不作回應。他的文字在該欄見報最多,大抵職權不小,本文會不會因此而被卡住呢?

他戴著的,是一頂「中立」的紙冠,說什麼「報紙是否應該政治化」;「五十萬人上街遊行」,「不少市民被傳媒誤導,也值得我們反省」;「我沒有上街,這倒不是要向權貴表明心迹」等等。中立中立,多少逃避、歪曲、瞞騙,假你的名而行!曾鈺成已為「誤導」公開道歉了,戴胡子會不會這樣做呢?報紙是公器,這個「公」字,不單是「公眾」,還有「公義」的意思。在公義面前,不容中立。

他說:《文匯報》近年有很大的改進。《明報》又怎樣呢?是改進還是後退了呢?幸虧香港傳媒中,還有一個市場規律。遊行是用腳投票,對報紙卻是用那六塊錢去投票。五十萬人中,不少是中產的《明報》讀者,你們要小心他們的投票!

近年,我看著《明報》在進進退退,尤其是在接近大遊行的這段時間,在退退進進。為什麼偏偏在這關頭,向員工發出諮詢文件,說新聞工作者不應參加遊行呢?張健波兄接著說:作為總編輯,不打算參加遊行。我很是難堪,感到二十多年的友誼,接近了割席的邊緣。幸而又接著,宣布暫停諮詢;在七月二日的報章上,看到他一家四口參加遊行的照片,才稍覺寬慰。其實,《明報》關於「反對廿三」的報道,也有很大的變化,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穿。退然後又進,還是可喜的。以後,仍會不停地進進退退、退退進進嗎?進退失據,假如所據的是堅定的公眾和公義的立場,是不致於這樣的。

戴胡子戴著的那一頂紙「糊」的帽子,太大了。戴上了,不但蒙著腦袋,蒙著眼睛和耳朵,還一直套到兩肺之間的心。脫下紙冠,露出真面目、腦袋、眼睛、耳朵和心來罷!感歎號。仿戴文中所用的一句:「句號」。

我還清楚地記得,九七年四月間,紛紛傳說《明報》轉軚,那時候健波兄說過的一句話,並邀請我接寫這個專欄。我是因為那一句話而答應了的。五月一日本欄第一次見報的文字,是《捨命陪君子》。「命」是可以「捨」的,但「陪」的只是「君子」,不是什麼紙「糊」的帽子!又是感歎號。(編者按:張健波會在明天的《編輯室手記》回應。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