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 對影成三人」

我在本欄曾說過:五古最難寫,偏於拘謹、樸實、古雅,更需功力才能寫出境界來,並不像七古那樣較易於表達奔放、豪壯、飄逸的詩意。但藝高者,戴着枷鎖,也能夠跳出美妙的舞姿。今天,我來推介李白的五古《月下獨酌》,看看是否仍有詩仙的風貌。

「花間一壺酒,獨酌無相親。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。月既不解飲,影徒隨我身。暫伴月將影,行樂須及春。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亂。醒時同交歡,醉後各分散。永結無情游,相期邈雲漢。」

註釋。「獨酌」:一個人單獨在飲酒。「相親」:親近的好朋友。「將」:和,一同。「無情」:盡情地,忘懷世間的得失。「相期」:互相約定。「邈」:遙遠飄緲的。「雲漢」:天河,以喻天上。

語釋。盛春,在花叢中擺下了一壺酒,但卻沒有一個知己,可以相約來同飲,便只好自己孤單地自斟自酌。既然這麼寂寞,我便舉杯邀請天上的明月作伴。明月照着我,把我的影子投在地上,那麼,明月、影子和我,便有三個人,我不再是孤單的了。然而,明月不懂得飲酒的樂趣,影子也只是隨着我的身體的移動而移動,它們都不能與我對答交談,我還是不能驅散那孤單的寂寞的。即使如此,也沒有辦法,我只能暫時把這明月和影子當作伴侶,不辜負這美好的春天,來及時飲酒行樂。我喝得半醉了,唱起歌跳起舞來。我唱着歌,天上的明月好像在傾聽,依依不捨地徘徊流連;我跳着舞,地上的影子好像在與我共舞,變得搖動不定。我還沒有完全醉倒而清醒的時候,它們和我一同歡樂;當我酩酊大醉睡了在牀上的時候,它們和我便分手了。我們怎樣才能永遠不分手,永遠好像今天晚上一樣,盡情地忘懷世間一切得失,一同歡樂呢?恐怕這約會,只能期待我們都去到那遙遠飄緲橫着天河的天上的那一天了。現在,我們就來訂下這約會罷!

這首詩發揮了無比的想像力。「對影成三人」,是全詩的關鍵句,想像力以此為出發點,擴展而成就了整首詩。詩人本來是孤單的,但把明月和影子人物化了,於是連自己便是三個人,有了伴侶而不再孤單。他還想像到,明月在傾聽他唱歌,影子在與他一同起舞。最後,大家分手了,更想像到與它們相約,在天上重逢,再一同歌舞而永不離別。

詩人不是為想像而想像,只不過是藉此隱喻世上沒有了解自己的知己,甚至是因懷才不遇而感到孤寂,抒發幽憤。

這首五古,那想像和飄逸,很有李白詩作的一貫風格,有異於其他詩人一般的五古。但與他的七古名篇《將進酒》、《行路難》、《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》等比較,都沒有那麼奔放和豪壯。體裁到底有一定限制。《月下獨酌》共四首,這是最出色的第一首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