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集十二《塵土雲月》出版了

這是我在本欄所寫文字的第十二本結集,見報日期由○五年一月初至八月底,一篇不缺。除此,還附錄有本欄以外的文字多篇,其中包括《讀練乙錚〈浮桴記〉的回應》十篇,曾連載於《蘋果日報•論壇》。此書經已出版,今晚開始在維園年宵市場的支聯會攤位發售;春節後,才發行至各書店。

《塵土雲月》這書名,撮自○四年卸任立法會議員時,篆刻家駱曉山兄刻贈的一枚閑章,「一十八、七十三,塵與土、雲和月」。那時候,我還寫了一首七絕《卸任立法會議員》以抒懷,如下:

「十八年風風雨雨,花開花落化春泥。鬱金在臂當腰珮,桃李無言下有蹊。」

「十八年風風雨雨」:自八五年直至○四年,除其中的一年因回歸「直通車」被毁而辭職外,一共做了十八年立法局和立法會議員。這十八年,可以說是,香港的民主運動從興起,一直奮鬥至今的過程。其間,經歷了起草《基本法》、爭取「八八直選」、「六四事件」、籌組港同盟和民主黨、反對「臨時立法會」、回歸前後、反對《廿三條》立法、爭取「○七、○八」雙普選等等事件。在這些事件中,幾許風風雨雨,我都始終走在最前線。

「花開花落化春泥」:這一句,改寫自我喜愛的龔自珍的一聯詩,「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」。在這十八年的風風雨雨中,多少花開花落、花落花開,我的瓣瓣落紅,都化作了愛國愛港的春泥,讓那生我長我的本木得到養料而更茂盛。

「鬱香在臂當腰珮」:這一句,也改寫自我喜愛的龔自珍的一聯詩,「漠漠鬱金香在臂,亭亭古玉佩當腰」。「鬱金」和「古玉」,都比喻美德;「在臂」和「當腰」,都比喻時刻不忘。我是一個道德觀念很強的人,一生自愛、自強、自重,在晚年更以此繼續自勉。

「桃李無言下有蹊」:「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」,這是司馬遷用來稱讚飛將軍李廣的諺語。何須「賣花讚花香」,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,在那花開花落化作了春泥的土地上,會踏出一條小路。我有這樣的自信。

這首七絕,從另一角度,解說了我對《塵土雲月》這書名的寄意。「塵土」,是「三十功名塵與土」,是把「功名」視如「塵土」;也是風風雨雨中,瓣瓣「落紅」甘心化作躺在地上的「春泥」。「雲月」,是「八千里路雲和月」,是在人生道路上的披「雲」戴「月」;也是在過去的日日夜夜,在教育工作和社會活動,不辭廢寢忘餐和奔波勞苦,卻毫無怨悔。

此刻,在這人生道路的最後一程,回首往事,除了仍然自愛、自強、自重,並繼續自勉外,還感到一點點的自信和自慰。已得到了生命的滿足,此外,更有何求?

維園年宵年場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