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寫過的唯一的介紹信

不時有人託我, 介紹其子弟,入讀某些小學、中學,或以至大專。但我從來都婉拒,說:香港公立學校,取錄學生的制度,是公平公正的,不需靠人事。有時甚至說:由於政治立場不同,一看見是我介紹的,恐怕不但無助,反而有礙。不過,我卻寫過一封唯一的介紹信。

一個四十多年前的舊學生,他的長子很想進入某大學,託我介紹。這大學的校長,與我在立法局共事多年,但我寫這封介紹信,完全不是因為這個原因。我早已預計得到,不會有什麼作用,也寫了一封滿帶感情的長長的信,介紹的不是那兒子,而是那父親——我的舊學生。

這舊學生與哥哥,肄業我校。父親是海外華僑,一去杳無音信,靠母親在大牌檔洗碗碟過活,家境貧困。兄弟兩人,刁頑強悍,打架,粗言穢語,常犯校規,屢誡不改,成績長期包尾。

哥哥畢業離校後不久,即聞說因是黑社會分子和吸毒,被捕入獄,病死獄中。

弟弟幾乎不能畢業,離校時,我扣住他的畢業證書,要他每月回校見我一次。這樣,知道他變得規規矩矩了,一年後,才把畢業證書補發給他。

他離校後,自然沒有升學,先到大牌檔去做小伙計;稍長得高大了,去做搬運工人;再後,轉行做建築地盤工人,同時學造水喉和電燈工程。他說:從哥哥的命運,得到很大的教訓,下了決心向善,否則收場也一定是悲慘的。他痛悔,在學校時沒有好好讀書,以致缺乏知識,學起造工程來,也比別人吃虧。

學校建校二十五周年,他帶着妻子和兒女,一同來校參加慶祝。他變得很有禮貌,說話得體,已是一家安裝水電工程店舖的老闆。一家人都很斯文融洽。一直到現在,他還不時與我通信,舊同學的聚會,一定來參加。

為他的兒子寫的介紹信,不出所料,如石沉大海,入讀某大學自然不成功。我寫這一封信的目的,其實不是給那校長的。我把信的副本寄給了舊學生,並囑他給兒子讀一讀,希望兒子知道父親幼年錯失了學習機會,自己要好好發憤。兒子後來入了另一大專,學有所成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