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則揮春

十多年來,每年歲暮,我都到各地區和在維園,為市民寫揮春。最近幾年,我還寫了一些,寄給在港和海外的朋友,作為賀年。這些揮春的語句,有別於傳統慣用的,而用了一些心思去另擬。今年的幾則,多是兩句相對,可並排張貼成為一聯。茲介紹於下。

「橙黃橘綠」、「室靜書香」。上句出自蘇軾的七絕《贈劉景文》:「荷盡已無擎雨蓋,菊殘猶有傲霜枝。一年好景君須記,最是橙黃橘綠時。」「橙黃橘綠」,就是新舊歲交接之時,蘇軾認為也是一年的好景色。這位朋友,曾以「室不在大,有書則靈」,向我索字。他雖是科技人員,卻愛讀文史書籍。我很欣賞他的好學,卻以為「室」固然不在大,更重要的是「靜」;心「靜」,「室」就能「靜」,「才能讀出「書」的「香」味來。

「鬱金在臂」、「古玉當腰」。這兩句,出自龔自珍的一聯詩:「漠漠鬱金香在臂,亭亭古玉佩當腰」。「鬱金」和「古玉」,都比喻美德;「在臂」和「當腰」,都比喻時刻不忘。我以時刻不忘美德,以操守嚴於律己,來與朋友們互勉。「漠漠」:淡淡的氣味。「在臂」:留在手臂上。「亭亭」:明亮的。「當腰」:佩戴在腰間。

「桃李無言」、「芬芳千里」。第一句,出自《史記•李將軍列傳》的「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」。這是送給一位從事教育工作的朋友的。人們常用「桃李滿門」,來稱讚教育工作者的工作,「桃李」指他培育出來的學生。這揮春中的「桃李」,可指教育工作者本人,也可指他的學生,都不會炫耀。但「桃李」開出茂盛花朶,結出豐碩果實,那花果的「芬芳」必會傳播「千里」,亦即不言而喻地功在家國,必會受到賞識肯定的。在維園年宵市場支聯會攤位,一位自由行來港的已退休教師索字,自言年已七十,我也寫了這兩句送給他。

「何人幾處」、「劍氣簫心」。在《龔自珍年譜考略》一書,看見杭州龔自珍紀念館的一張圖片,龔半身像之上有一「劍氣簫心」的橫匾,兩側有龔的一聯詩句,「氣寒西北何人劍,聲滿東南幾處簫」。由此而得這兩則揮春的八個字,這是送給一位也愛讀龔詩的海外朋友的。他寫的多是新詩,是一位學者,熱心支持中國和香港的民主運動。

「蘭香菊傲」、「志遠忠貞」。這是送給海外的一對夫婦的,兩句中嵌有他們兩人名字的四個字,也寓有我的祝願。

以下是沒有寫成對偶的了。

「老而彌嬌」。這送給一位永遠那麼天真活潑的海外女士。

「筆健如波」、「進發宏圖」、「倚馬成章」、「享譽天南」。《明報》編輯部高層四人,其中三位與我相識交往已逾二十年。近年常蒙邀請飯敘,無以為報,謹各以一紙作謝。「倚馬」出自成語「倚馬可待,文不加點」,以喻才思敏捷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