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記今年寫揮春

由一月一日開始,直至廿九日(年初一)凌晨,除了廿二日因教協遊行外,天天都寫,幾乎足足寫了一個月。市民的盛情,抵消了我的疲倦,還給我以溫暖和精神力量。

很多很多人,都祝我身體健康。有好幾位,寫了「身壯力健」、「老當益壯」等,留下沒有取去,說是送給我的。不少人捐了錢,卻不用我寫,說是怕我勞累,只表示支持。更有一些,送來禮物,如補品、頸巾、書籍、等等。

一位年紀已很大的老婆婆,每年都讓人攙扶着來,只寫一張「身體健康」,捐出二千元。

也是一位老婆婆,叫我寫過幾次「元亨利貞」;但最近三年,不見來了,我很懷念她。我曾把這四個字,寫給另一個人。今年,他來說:寫了那揮春後,又多添了兩個孩子,一個名「元」,一個名「亨」。

一位同姓市民,十七年來每年都一家一起來。第一次寫時,大兒在讀幼稚園,寫的是「學業進步」;現在已大學畢業,我給他寫了「事業有成」。幼女已進大學,囑我寫一張「扶搖直上」。

一位市民,有兩個二十多歲已做事的兒子,叫我給他們贈言。我寫了「事事謹慎」和「嚴於律己」。他說:第二句,對幼兒很中肯。

去年,一位少女來寫「食極唔肥」,我的印象很深。今年,她又來了,果然沒有肥胖,照舊要寫「食極唔肥」,還多寫一張「靚足一世」。幾個旁觀者笑了起來,也要寫這兩張。

一位官立油麻地書院的舊同學,已分手五十多年,除夕上午來,留下電話,我很是驚喜。年初一與他通電話,原來一直在港,說去年來過也碰不見我。我們約了稍後會晤。一位皇仁書院低我幾級的舊同學,是象棋好手,年年都來,說只為了來見一見我。很多老朋友,平時難得會面,也都利用這機會在歲暮來維園一晤。

一位長者,叫我寫兩句這樣的話:「不望榮華富貴,只願一病去世」。我勸他:新春佳節,貼上這樣的揮春,不大好罷?他卻堅持要這樣寫。我佩服他的豁達,也想到老人的困境。

不少來寫揮春的教師,都曾參加教協的遊行。好幾位囑寫:「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」;「橫眉冷對千夫指,俯首甘為孺子牛」。

「早日普選」、「我會看見普選嗎」,這是歷年來第一次有人要寫的,為數不少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