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史記》的「太史公曰」

魯迅曾以「史家之絕唱,無韻之《離騷》」,稱讚司馬遷的《史記》,在史學和文學上,都給予極高的評價。他因李陵案而身受宮刑,以「死有重於泰山」去忍辱負重,完成了這部巨著,不但忠於史實,還貫注了個人的深厚的愛恨感情。好些讀者,都忽略了每篇最後的「太史公曰」,這是他對所記述的史實的品評,非常精彩。

特點是:精簡、靈活、意深。我來介紹其中大家較熟識的人物的幾則,為節省篇幅,不引錄原文,只作意譯,或間有簡略。

《項羽本紀》。漢代儒者周生說:舜的眼睛有兩個瞳人;聽說,項羽的眼睛也這樣,他是舜的後代嗎?否則,他怎能興起得那麼快!陳勝首先發難,項羽無可憑藉的權柄,乘勢興起於民間,三年便滅掉了秦朝。他捨棄關中,因懷念楚國而建都彭城,放逐義帝,自立為王,埋怨諸侯的背叛,這樣就難成功了。他自誇戰功,自以為只藉個人才智而不須效法古人,單靠武力便可取得天下,結果五年便滅亡了。最後,還不覺悟而自責, 竟以「天亡我, 非用兵之罪也」,來自我解脫,實在太荒謬了。

對項羽,有褒有貶。把他列入《本紀》而在劉邦之前,是高度尊崇。引用傳聞,說他像舜一樣有雙瞳人,莫非其後人?這是一種間接的尊崇。說他只靠個人才智和武力,不向古人學習,最後還以「非用兵之罪」來解脫,至死不悟,又是很深刻的批判。

《留侯世家》(張良)。學者大多說沒有鬼神,但常又所說似有其事。

張良為老人橋下拾鞋,得贈兵書,便是神奇的事。他多次解救劉邦於困厄,為其建功立業,這是天意嗎?劉邦曾說: 「夫運籌策帷帳之中,決勝千里外,吾不如子房。」我原以為他魁梧奇偉,後來看到他的畫像,是一個美貌女子的樣子。孔子說: 「以貌取人,失之子羽。」以張良來說,便是如此。

這一段話,實在是暗中否定鬼神。

在張良一生中,只提拾鞋一事,突出「謙受益」的美德,奠定他的功業的基礎。記述他貌似美女,很奇怪,是否用來襯托他的溫文有禮呢?

還有數則,三日後續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