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嘗君、韓信、李廣

續談《史記》的「太史公曰」。

《孟嘗君列傳》。

我曾到過薛(孟嘗君的封地),看見那裏的民風敗壞,有很多兇暴的子弟,與鄒、魯等各地很不相似。我問當地的人,是什麼緣故?人們告訴我:「孟嘗君曾招攬,天下好打不平、負氣仗義的人。於是,曾亂法犯禁的壞人,來了薛的,大概有六萬多家。」世間傳說,孟嘗君以好客自喜,果然名不虛傳。

司馬遷以實地考察來作評論。一般人都稱讚,孟嘗君仗義疏財,好客養士。但事實卻證明,他好的養的,其中很多是作奸犯科的流氓。數百年後,仍有遺害,當時豈不更嚴重?孟嘗君受到批判,一反歷史一般評價。

《淮陰侯列傳》(韓信)。我到過淮陰,那裏的人對我說: 「韓信即使是平民的時候,他的心志也與眾不同。

他的母親死了,家中貧困得無法埋葬,但他還是到處去尋找又高又寬敞的墳地, 讓墓旁可以安置萬戶人家。」我去看了他母親的墳墓,的確如此。假如韓信能夠修養得謙恭退讓,不自誇功勞,不自恃才能,那就好了,得享後世子孫祭祀不絕。但他沒有這樣做,天下安定了,反圖謀叛亂,終於誅宗滅族,這不是應有的結果嗎?

這也是以實地考察而作評論,指出韓信少懷野心,這樣的下場是必然的。

《李將軍列傳》(李廣)。《論語》說: 「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雖令不從。」這句話,說的不就是李廣嗎?我曾見過他,他老實厚道得像個鄉下人,不善於開口講話。可是,在他死的時候,天下間不論認識還是不認識他的人,都極度哀痛。這是因為他的忠誠信實的高尚品格,得到人們的尊敬呀!俗語說: 「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」這雖然是短短的一句話,卻可以用來比喻大道理。

李廣與司馬遷是同時代人,更因其孫李陵牽連而受宮刑,所以寫這篇《列傳》,筆端特別帶有感情。在這一段「太史公曰」中,沒有讚揚李廣的武功善戰,只標出他的高尚品質,尤其是以他的相貌平庸和言辭木訥來對比。「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」,已成為了千古傳誦名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