報春花變了顏色

這是達爾文童年的一個故事。

他的父親喜愛花卉,在家的花園裏,栽種了各種各樣的花。春天來了,最早開放的是報春花,一簇一簇黃色的白色的,開得十分燦爛。

父親在花園裏,一面欣賞,一面清理雜草。達爾文跟在身邊,好奇地問道:

「為什麼這些報春花,只有白色的和黃色的呢?假如還有別的顏色的,各種顏色都有,混雜在一起開,不是更好看嗎?」

父親說:「是的!但這是不可能的!各種花是什麼顏色,是造物者所賜,它自己本身和人們都無法改變。我們不能想有什麼顏色的花,就有什麼顏色的花,只能接受這樣的大自然。」

達爾文說:「倘若報春花開出紅色的、藍色的、黑色的……該多麼好呀!大自然不是可以改變的嗎?我來試一試,看看能不能夠種出紅色的報春花?」

父親聽了,笑了起來,沒有怪責他太天真幼稚,卻說:「你不妨去試一試的!」

父親再沒有把這件事,放在心上,更沒有留意達爾文怎樣去試驗種出紅色的報春花來。

過了一段時間,一天,父親正在河邊垂釣。忽然看見達爾文興高彩烈地氣喘喘地,跑到身邊,手裏拿着一束鮮花。父親一看,那是一束紅色的報春花呀!最初有點不相信,再細心去看,這果然是一束紅色的報春花。連忙問道:「這束花,你是從哪裏找來的?」

「不是找來的,是我種出來的!」

「你怎樣種出這紅色的報春花?」

達爾文娓娓地說出他的試驗:「我想了好幾天。植物每時每刻都用自己的根去喝水,根喝了水,會把水送到自己身體的各個部分,包括花朵。我在花園裏,選出幾株白色的報春花,連根拔起。再用好幾瓶紅墨水,倒進花瓶裏,把白色的報春花,連根插進花瓶。我選擇白色的,因為白色最容易染上其他顏色。果然,不到兩天,花瓶裏白色的報春花,都變成了紅色的了!」

父親激動得一手高舉那束紅色的報春花,一手愛撫着達爾文的頭,說道:「你是一個天才呀!你將來一定會為改變大自然作出貢獻!」

這束紅色的報春花,還沒有遺傳的基因,長不出下一代的紅色的報春花來。但童年的達爾文,這一個思考和試驗,不是也很可貴嗎?他長大後,成為了近代生物學的奠基人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