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你是「周家燁」

十月七日的「撐傘」遊行,起步前在教協會會員指定集合處,碰見陳漢森兄。他對我說:他把我九月廿五日在本欄見報的《一個新職員的名字》,印發了給學生,讓他們討論,假如你是那一個新職員,反應如何?

簡略覆述該文的故事。總經理集體召見一批新聘的職員,逐個點名。他把一個名叫「周家燁」的,讀了「周家華」。這職員站起來,回答說:那「燁」字該讀作「葉」, 而不是「華」。試用期滿,他被「炒」了。

當時因匆忙人雜,我一時沒有問陳漢森兄,他的學生們有一些什麼意見?在該文,我只說了,假如我是總經理,會怎樣做。現在,來忖測一下,他的學生們會怎樣說呢?

大抵不外是兩種意見。一種是:總經理不是強調忠誠和老實最重要嗎?

那職員指正他讀錯了字音,就是忠誠和老實的表現。自己是一個忠誠和老實的人,也會像那職員一樣。另一種是: 一向都知道, 不少人會把這「燁」字讀錯,已習以為常,明明知道點到名的是自己,即使總經理點名說「周家華」,也站起來,不會當眾說他讀錯字,以致冒犯,引起不悅。

這兩種意見,可以說:一是直率,一是世故。假如讓學生們討論,哪一種才正確,還有沒有第三種反應,該是有趣和有益的罷?

我想出了第三種反應,讀者們以為如何?當時是站了起來,但不去指出「燁」字的讀音錯了。事後一兩星期,千萬不要在當日,或一兩天後,悄悄地去告訴女秘書,請她轉告總經理: 「燁」字讀錯了,但不要說是他託她轉告的。這是不是「兩全其美」呢?

記得讀師範時,導師曾教過這一招。假如到新的一班上課,點名時發現學生姓名中,有自己不確知讀音的,就把姓名漏去不點。全班點名完了,才問:有誰的姓名點漏的,請舉手,並把姓名告訴我。這樣,學生說出自己的姓名,你便知道那字的讀音了。

從事教育四十年,我未用過這一招。其實,教師不是萬能,讀錯字不是什麼大罪過大羞恥,坦白地承認了,「有錯必改」,反而是身教的德育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