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壯的渡河

在北極圈附近,生活着一種群居的馴鹿。牠們不是全年都在這棲息地過活,只春、夏、秋三季。當冬天快要到來的時候,除了因為天氣太冷外,還因為牠們食用的草,不是枯萎,就被冰雪覆蓋。為了生存,牠們必須轉移到較南的地區,去過冬避寒。但當春天快要到來的時候,牠們又要從那較南的地區,回到北極圈附近的本來的棲息地。為什麼不留在那裏呢?

原來那地區,生活着一群一群各種猛獸。這些猛獸,也因為過冬避寒,轉移到更南的地區去。冬天過去,天氣轉暖,牠們便回來了。倘若馴鹿們,不在春天來到之前,離開這地區,便都會被猛獸吃掉。也是為了生存,不能不北返。

每年兩次,一次初冬南下,一次初春北上,都是艱困驚險萬分的。尤其是路上有一條湍急的河流,渡河悲壯極了,簡直是生命的火燄在燃燒或被撲滅的殘酷的群體抗爭!

在河流結冰之前,牠們無法渡過,但已在北岸等候,互相依偎,瑟縮在枯草叢中或岩石縫隙裏。河面開始結冰了,但還不夠厚,可以承受得住馴鹿的體重。有幾隻做先驅的,去試探河面冰的厚度,踏破了,跌進河裏滅頂凍死。牠們實在不能在岸邊等候得太久,過久會凍死,於是,一隻跌進河裏,另一隻又去試探,前仆後繼。一直到有一隻成功到達對岸,然後才整群沿着那成功者的足迹,渡過了河。可以說,牠們是以先驅者的屍體,搭了過河的橋的。

初春北上重返舊地,也要渡過這條急流,同樣地悲壯!牠們不能太早回到北岸,因為天氣仍冷,草還未長出來;也不能太遲,因為天氣回暖,那些猛獸回來了,會捕食牠們或追隨而來。所以,往往是結冰的河面開始解凍的時候。

怎樣渡過浮着已解凍分裂成冰塊的急流呢?冰塊是一塊一塊分開的,是流動的。牠們跳上近岸的一塊,然後隨水飄浮。倘若幸運的話,這冰塊飄浮了好些時間,或會接近對岸,牠們便跳上去,但不離開,總等到後來者都上了岸,齊集了,才一起返回故園。一些在冰塊上滑落了河裏,淹死了;一些飄浮到很遠很遠,離群失散了;一些始終飄浮不到對岸,回到南岸被追隨而來的猛獸吃了,或在冰塊上凍死餓死。

也許因為悲壯,馴鹿才一代一代活了下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