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姓名對姓名的趣聯

明代李夢陽極有文采,任管理教育的提學副使。一天,視察學堂,發現一個學童與自己同名同姓。那學童秀氣十分,他便出了上聯考他:

「藺相如,司馬相如,名相如,實不相如;」

這是戰國和西漢都以「相如」為名的人,但卻是不同的人。暗示着:你與我同名同姓,但你能比得上我嗎?頃刻,那學童即對出下聯:

「魏無忌,長孫無忌,彼無忌,此亦無忌。」

這下聯,也有戰國和唐朝兩個以「無忌」為名的人。暗示着:我們雖然都叫做「李夢陽」,這是巧合而已,不必有什麼顧忌。大的李夢陽聽了,擊掌讚嘆,很是高興,心中芥蒂也沒有了。

也是在明朝,有一位知府名叫馮馴。一天在家宴客,來客中有一個十來歲的小孩,眾人都說他是個神童,很會對對子。馮馴想考他一考,拿自己的姓名,出了上聯給他對:

「馮二馬,馴三馬,馮馴五馬;」

「馮」字拆開是「二馬」,「馴」字拆開是「三馬」,

加起來便是「五馬」,而「五馬」又是古時知府的別稱。

這小孩想了一會,道出下聯:

「伊有人,尹無人,伊尹一人。」

「伊」字有「人」字旁,「尹」字無人字旁,兩字合起來便是「伊尹」,一位商朝名臣。主人和賓客都覺得,這神童名不虛傳。

清朝時候,有一位知府名叫卞午橋,與一位姓熊的總兵不和,常想找機會去奚落。一天,他寫了上聯,叫人送去給總兵:

「能者多勞,跑斷四條狗腿;」

「熊」字下面有四點,卞以此比喻四條狗腿;沒有這四點,便是「能」字,諷刺熊即使「多勞」,也只是做「狗腿」而已。

熊看見,大為氣結。但他是個武人,肚中墨水不多,不知如何反擊。幸得有一位很有才氣的文書,替他寫了下聯去回應:

「下流無耻,露出一點龜頭。」

「卞」字沒有上面的一點,便是「下」字;而那上面的一點,好像是烏龜露出的頭。熊大喜,立即把下聯送回去,大賞這文書。

上述三聯,不是對得很工整而有趣嗎?尤其是第三對,反擊得極為有力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