欺以其方

唐朝詩人張祐,性嗜酒而狂飲,好慕仗義,喜結交江湖豪傑,並以俠士自許。

一天深夜,忽有敲門聲。他開門一看,見一武士裝束佩劍的人,手提着一個滿是鮮血的革囊,說道﹕「這是張俠士的府上嗎?」張祐連忙請他進入客廳,奉茶款待,問有何指教?這客人很爽直,知道了主人是張祐,也快人快語地說出來意﹕「小人有一仇家,十年前隱匿江湖。我到處去尋覓,最近,才發現他就住在附近。今晚,我到他家裏,割下他的首級,報了血海深仇。」說罷拍了幾拍手提的革囊,說﹕「這就是他的頭顱!」又說﹕「你可以讓我在府上歇宿一夜嗎?」張祐聽了,甚為佩服,大有相見恨晚之感,不但答應客人歇宿,並立即吩咐家人設宴置酒款待。席間,客人大飲大食,一派豪氣,甚得張祐欣賞。客人說﹕「素聞先生仗義,今夜得晤,果然名不虛傳,我沒有找錯人了。我還有一事相求,未知能否幫助?」張祐不停點頭說﹕「你只管說出來,我一定會盡力而為!」客人說﹕「離這裏三里左右,有一位義士,對我恩重如山。我曾多次遭那仇家陷害,幾乎喪命,都是得到這位義士救助,才逃出生天。我這一生,一恩一仇,今晚只報了仇,但還有恩未報。假如連恩也報了,便死而無憾了。你能借我黃金百両嗎?我立即送去給這義士,這樣,恩仇都了卻了。今後,我不惜為你赴湯蹈火!」張祐對客人拍案激賞,把家中的金銀細軟,全都搜集出來,給了客人,說﹕「你去把恩也了結了吧!」客人取了金銀細軟,放下革囊,說一兩時辰便會回來。但去沓如黃鶴,一直到天亮也不見他的蹤影。 >> 閱讀全文

怪酒壺

孔子和學生們,一同去參觀魯桓公的宗廟。他們發現,在宗廟裏的一張案桌上,放着一個形狀很奇特的酒壺,前所未見。孔子問守廟人﹕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守廟人答道﹕「這是君王用來做座右銘的酒壺。」學生們聽了,都莫名其妙﹕一個酒壺,怎可以用來做座右銘呢?孔子想了一想,說﹕呵!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!讓我來向你們解釋!

他叫學生拿來一大瓢清水。酒壺是空的,壺身傾斜。他慢慢地把清水注進酒壺裏。學生們都在旁屏息靜觀,清水慢慢地注入,傾斜的壺身便隨着而慢慢地擺正。清水繼續注入,水在壺內一直漲到接近壺口,壺全滿了,忽然「砰」的一聲,全個酒壺翻倒了,裏面的清水全都倒了出來。 >> 閱讀全文

精警兩七絕

第一首是,晚唐章碣的《焚書坑》﹕竹帛煙銷帝業虛,關河空鎖祖龍居。坑灰未冷山東亂,劉項原來不讀書。

註釋。竹帛﹕書籍也,竹和布是古代書寫的材料。煙銷﹕被焚,化作煙灰。關河﹕可據之險守的要地。空鎖﹕白白據有而不能保衛。祖龍﹕秦始皇也;祖是始祖,龍是帝皇;他自稱「始皇」,要做子孫萬代諸龍之祖。坑灰﹕焚書剩下的灰燼。山東﹕崤函以東,指秦國原有以外的六國的屬地。劉項﹕劉邦和項羽。 >> 閱讀全文

這是多少?

大學開課了。一年級的新生,都帶着興奮的心情上第一課,期望着大學的學校生活與過去的大不相同,得到新的知識和鍛煉。

講師走進課室來了,同學們都沒有像在中學那樣嚴肅起立,致敬歡迎,他也毫不介意。

講課開始了。他舉起左手,豎起一隻手指,問道:「這是多少?」同學們不知道,他葫蘆裏賣什麼藥,齊聲答道:「一!」他又舉起右手,豎起一隻手指,問道:「這是多少?」同學們有點納罕,齊聲答道:「一!」講師最後把都豎起一隻手指的左右手,併在臉前,問道:「這是多少?」同學們都莫名其妙,但也一同應聲答道:「二!」講師放下雙手,沉默了好一會,冷冷地說:「最後的一題,你們答錯了!」同學們都愕住,一隻手一隻手指,兩隻手合起來,怎麼不是兩隻手指呢?為什「二」的答案是錯的呢?他們期待着講師去解釋。 >> 閱讀全文

守財奴的遺囑

一個守財奴,一生吝嗇,積聚了豐厚的家產。他患了重病,久醫無效,到了彌留臨終的時候,才想起雖然擁有這麼多金錢,但卻從來沒有好好地享受過,很是懊悔。

死神降臨了,要奪去他的生命。他向死神懇求說﹕「我有一大筆財產,是一生辛辛苦苦儲蓄得來的。我把我的財產的三分之一給你,你能賣給我一年的生命,讓我多活一年嗎?這三分之一的財產很不少,我要的只是一年的生命,可以嗎?」「不。」死神嘴裏只說出這一個字,冷冷地毫無商量的餘地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天下第一家」

明朝洪武年間,浦江(在今浙江省)有一門姓鄭的,竟然千人全族聚居,家風純樸,族人和睦。人們稱這一族人為「義門」,聚居的家宅大門外,懸着一巨匾,上書「天下第一家」五個大字。

明太祖朱元璋,覺得有點狂妄,「天下第一家」,豈不是在天子之上嗎?於是下令,把族長鄭濂捉了,押解來京,親自向他審問﹕「你們這一族人,為什麼稱做『天下第一家』?」鄭濂答﹕「我們這一族,已經八九代同居共食,一直沒有分過家,現在男女老幼合共約一千人。族人雖多,但從來沒有爭吵糾紛。前朝的本地知府,覺得這樣的家風值得表揚,可以用來激勵孝悌之道,便贈給我們這個牌匾。這是官府授予的,不是我們自封自製的。」朱元璋聽了,疑忌全消,好言勉慰一番,命人把鄭濂送回浦江。 >> 閱讀全文

夫妻相處之道

一個記者,在不同的行業中,各行業找出一對恩愛的夫妻,去訪問他們,叫他們談談夫妻相處之道。

一個救火員說﹕「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夫妻之間,總免不了有不同的意見。這時候,一定要忍讓;不管哪一個忍讓哪一個,都要忍讓。否則,小小的爭吵,也會變成大衝突。日積月累,難免構成不可彌補的裂痕。」建築師說﹕「最重要是,要把基礎建得牢固。基礎不牢固的房屋,很容易倒塌。美好的婚姻的基礎,是彼此的尊敬和愛護。這不是一時的尊敬和愛護,而是終生的。」印刷工人說﹕「出版一本好書,當然書的內容最重要。但倘若錯字連篇,封面醜劣,釘裝脫落,恐怕也會招致讀者的惡評的。所以,夫妻相愛,不但要重視大事的融洽,一些小節也不能完全忽視的。」電氣工人﹕「電線引致火警,大多是某處負荷過度,爆發火花。所以,要裝安全線,倘有過度負荷,這安全線先燒掉了,發出警號。這樣,你可再安裝安全線,並去減低負荷。夫妻之間,也應設有安全線,測試彼此的關係,到了一定的界限,便要警惕去降溫。」旅店老闆﹕「居住的環境,有一定的關係。舒適的睡房,寬敞的客廳,潔淨的廚房,幽雅的花園,更有播出優美音樂的設備。要共同生活得愉快,才能恩愛的啊!」火車司機說﹕「在長途旅程中,總難免覺得單調枯燥。這時候,不要忘記欣賞沿途的風光,這樣,單調枯燥便會變得賞心悅目。在夫妻兩人之外,多共同照顧親朋戚友,關心社會國家大事,生活便變得豐富充實。」牙醫說﹕「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,每晚最後的一件事,就是刷牙漱口,讓對方看見你露出雪白牙齒的笑容。」教師說﹕「對優秀的學生要多鼓勵,對頑劣的學生要給予更多的關懷。夫妻雙方也會有彼此沒有發現的優點,即使已經發現,也要不時稱讚,表示欣賞。至於缺點,任何人都會有。指摘往往對克服缺點,幫助不大,反而需要更大的愛。」 >> 閱讀全文

「青春作伴好還鄉」

抗日戰爭期間,淪陷區不少不甘做亡國奴的人,逃離故鄉,遠奔異地。1945年,抗日勝利,國土光復,掀起了還鄉熱潮。杜甫的七律《聞官軍收河南河北》,傳誦一時,特別是其中的一句,「青春作伴好還鄉」。該詩全首如下﹕劍外忽傳收薊北,初聞涕淚滿衣裳。卻看妻子愁何在,漫卷詩書喜欲狂。白日放歌須縱酒,青春作伴好還鄉。即從巴峽穿巫峽,便下襄陽向洛陽。

注釋。河南河北﹕河南指黃河以南的洛陽、鄭州、開封一帶;河北指黃河以北,今河北省東北部一帶;當時,打敗了史思明之子史朝義,唐朝收復了這些土地。劍外﹕劍門關以南地區,稱劍外。薊北﹕薊音「計」,薊北泛指薊州、幽州一帶,今河北省北部,當時安史叛軍的老巢。漫卷﹕隨手胡亂翻開卷起。白日﹕天朗氣清的日間;一作「白首」,指年老的作者。放歌﹕放聲歌唱。縱酒﹕盡情開懷暢飲。巴峽﹕四川東北部巴江江中的水峽。巫峽﹕長江三峽之一。 >> 閱讀全文

兩個演員

這一個劇團的兩個演員,彼此一向心存芥蒂,表面上不表現出來,內心卻常常想着,尋找機會去讓對方出醜。

這一次,劇團上演的戲劇,在劇中甲演員扮演獄卒,乙演員扮演被囚禁的犯人。劇情中的一段,甲演員扮演的獄卒,交給乙演員扮演的犯人一封信,他要把這封信朗讀出來。

由於信頗長,難於背出全文,所以甲演員在舞台上交給乙演員的信,是寫上全文的,以便他拿着來朗讀。頭幾次的演出都是這樣,這一段劇情都演得很順利。 >> 閱讀全文

「為他人作嫁衣裳」

一些詩詞名句,成為了典故、成語或慣用語。倘不知道其出處,或會未能透徹了解含義,或會誤用。本文的題目,便是出自晚唐詩人秦韜玉的七律《貧女》。該詩全首如下﹕蓬門未識綺羅香,擬托良媒益自傷。誰愛風流高格調,共憐時世儉梳妝。敢將十指誇針巧,不把雙眉鬥畫長。苦恨年年壓金線,為他人作嫁衣裳。

註釋。蓬門﹕蓬草編織的門,比喻貧窮人家。綺羅﹕綾羅綢緞,比喻富貴之家的生活。益﹕更加。傷﹕哀傷。風流﹕指品格嫻淑、行為高潔。儉﹕儉與「險」字通,高也;高髮髻是唐朝女子的流行打扮。畫長﹕把雙眉畫長,是唐朝貴族婦女慣常的化妝。壓金線﹕用金線去為富貴女子刺綉造出嫁的服裝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