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口與瓶底

假如你不相信,我在下面說的故事的結果,可以做一個同樣的測試,看看如何?

找一間房子,一邊有一個窗口,光線從窗口射進來;其餘三面,都是密封的牆,全不透光。

找一個大大的闊口的玻璃瓶,把瓶蓋除去,平放瓶底朝向窗口,瓶口卻對着方向相反的牆,即全不透光的一面牆。

把六隻活生生的蜜蜂和六隻活生生的蒼蠅,放進玻璃瓶裏。他們在玻璃瓶,亂飛亂撞,竭力想飛出玻璃瓶逃生。 >> 閱讀全文

每天和一秒

一個年輕工人,學師期滿,到工廠去做車工。車工就是把鑄好的鐵模,「車」成所需的鐵具。他既是新人,做的當然是最簡單的工作,就是「車」鉚釘。

師傅交給他的任務,是每天要「車」二萬個鉚釘。他一聽見「二萬」這個數字,便嚇得一跳。嘩!這是多麼沉重的工作呀!

雖然他每天都能完成任務,但只做了一個星期,就覺得疲憊不堪,難於支持下去。他去對師傅說﹕辭職不幹了! >> 閱讀全文

黑石子和白石子

一戶窮人家,欠下了放高利貸的債主一筆巨款。債主又老又醜,看上了這戶窮人家青春美麗的女兒,要求這女兒嫁給他來抵債,否則,父親便要入獄。

父親不願斷送女兒一生的幸福,向債主苦苦哀求,哀求用另一方法來還債。債主最後說出一個這樣的方法﹕他在一個小布袋裏,放着兩顆石子,一顆黑色一顆白色。女兒伸手進布袋,掏出一顆石子,如果掏出的是黑石子,她便要嫁給他;如果掏出的是白石子,欠債便從此一筆勾消,不用還了。倘若拒絕這個方法,債主便告到官府去,父親便要入獄。 >> 閱讀全文

結集十九《起看星斗》

今年的書展,由七月廿一日至廿七日,現場率先發售本欄的第十九本結集《起看星斗》。所收文字見報日期,由二○○九年九月初至一○年四月底,一篇不漏。書名撮自魯迅的七律《亥年殘秋偶作》,如下﹕曾驚秋肅臨天下,敢遣春溫上筆端。塵海蒼茫沉百感,金風蕭瑟走千官。老歸大澤菰蒲盡,夢墜空雲齒髮寒。竦聽荒雞偏闃寂,起看星斗正闌干。

這是他舊詩的壓卷之作,也是我最喜愛的一首。初讀時,特別欣賞首聯,「曾驚秋肅臨天下,敢遣春溫上筆端」,很受到無懼「秋肅」而「敢遣春溫」的精神的鼓勵。後來,才領會得到,那精神是源自末聯的「竦聽荒雞偏闃寂,起看星斗正闌干」。 >> 閱讀全文

苦吟詩人賈島

唐代詩人孟郊和賈島,人們對兩人作品的風格,有「郊寒島瘦」的評語,賈島更有「苦吟詩人」之稱。「推敲」這詞語,典故是出自他的《題李凝幽居》,由此可見他作詩的用心。當時,已有不少人讚賞他的「苦吟」﹕「盡日吟詩坐忍饑,萬人中覓似君稀」(王建《寄賈島》);「狂發吟如哭,愁來坐似禪」(姚合《寄賈島》);「生當明代苦吟身,死作長江一逐臣」(張蠙《傷賈島》);等等。 >> 閱讀全文

母豹復仇

小豹出生後,不會行走,整天依偎在母豹懷裏,吃母豹的乳汁。一天一天過去,小豹長大了,已經可以到處走動了。母豹告誡牠﹕倘遇上獅子老虎,是有危險的,會被吃掉。

「獅子和老虎,是怎麼的?」母豹把獅子和老虎的形狀,詳細告訴了小豹,囑牠﹕一看見了,便要遠遠躲避,切不可走近。

小豹離開母豹,去玩耍了。這是牠初次離開母親,既感到行動自由而興奮,也因環境陌生而膽怯。牠遇上了小鹿,彼此追逐,成了好朋友。牠遇上了山羊,山羊帶牠去吃青草;牠雖然不吃青草,但在草地上打滾很愉快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天涯若比鄰」

王勃與楊炯、盧照鄰、駱賓王,並稱「初唐四傑」。我在本欄,曾寫過《神童王勃作對》,收入結集十八《欄干拍遍》。現來推介他的一首五律名作,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川》,如下﹕城闕輔三秦,風煙望五津。與君離別意,同是宦游人。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。無為在歧路,兒女共沾巾。

註釋。杜少府﹕王勃的朋友,其餘不詳;少府,官名,縣尉也。之任﹕前往去任職。蜀川﹕亦作蜀州,蜀地,今四川。城闕﹕城門上的樓閣,這裏指長安。三秦﹕項羽滅秦後,將秦分為雍、塞、翟三國,稱為三秦,泛指長安附近的地方。五津﹕白華津、萬里津、江首津、涉頭津、江南津,是四川岷江上的渡口,指杜少府要前往的蜀地。宦游人﹕離家外出去尋求官職的人。比鄰﹕鄰近。歧路﹕兩條分岔的路,這裏指告別分手的地方。 >> 閱讀全文

小公主的月亮

五歲的她,第一次在晚上到御花園去玩耍。這一晚,恰好是月圓之夜,於是,她第一次看見了天上圓圓的金黃色的月亮。她一看見就很喜歡,嚷着要別人替她拿下來做玩具。沒有人能辦得到,她就哭,哭個不停。

國王請了科學家來,向她解釋說﹕月亮遠在十二萬里外,即使拿了下來,整個國家也容不下,怎可以用來做玩具呢?但小公主總聽不入耳,還是哭個不停。國王只得懸賞,徵求能勸止小公主不停地哭的人。 >> 閱讀全文

陶君行可耻!

政見不同,辯論激烈,這是尋常事。但在辯論中,揑造事實,造謠說謊,去誣衊抹黑對方,以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,這是可耻的!

陶君行:我可謂「睇住你大,睇住你壞」,卻想像不到,你竟然壞到這種可耻的地步。

你在7 月1 日港台節目《議事論事》中,說:在「六四」廿一周年的遊行中,支聯會收起所有「結束一黨專政」的橫額示威牌,作為民主黨與中聯辦商討政改的交換條件。 >> 閱讀全文